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妃子惑君心

更新时间:2021-01-13 06:11:33

穿越妃子惑君心 连载中

穿越妃子惑君心

来源:微小宝 作者:香雪海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莫如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穿越妃子惑君心》是香雪海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姐莫如,书中主要讲述了:让她做个妾都不如的女人,这叫现代穿越过去的她怎么接受得了。 可是这个皇上挺奇怪的,她越是想过得舒坦呢,他就越是对她上心,一步步让她往上晋升,跟他后宫的女人斗得个天昏地暗的。 她只想好好做个娇气的妃子啊,可是不斗,那就没命享受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看过后,摇摇头走,又一个小鬼摇头看,走过。 弥雪的脸上乌云压住,怀疑地看着:“还好啊,不是那么差。” “虫虫一样。”小暖香也不给她面子,直接指着她写的字就叫。 这回她的眼可翻成三角眼了:“不写了,你们这里的笔真是难定极了,写毛笔字,真是很难耶。”她可只地用圆珠笔和钢笔,要不铅笔也成。七扭八扭地终于写完了几个字,人家淳淳帅男都没有来批评,他们就一个个小评论家一样地来指指点点了。 “夫子,姐姐,这就叫做没有恒心,夫子平时教我们做事可不能这样的。”龙清说的头头是道,哼,却又不见他做到几分。 淳羽放下跟前的笔,走到弥雪身边,看着那黑漆漆一团的字,暖香叫虫子还真是放水了呢?六皇子是真接中乌龟,他无奈地摇摇头:“下笔的时候要撑握力度,用笔尖即可,不用太大力了,也不要扫过,这样粗细不一。” 弥雪皱着脸:“我承认,我不行,毛笔字我是学不来的了。” 淳羽也觉得很奇怪,按理说才学高的人,比如她,能懂很多的诗(作者:敢情他们那朝代会很多的诗都是才学高的。)没理由字会写不好的,他一直以为她会写,而且是一手好字。 “你会不会很失望啊。”弥雪抬起小脸紧张地看着他。 他慌然移开头:“弥雪小姐说笑了。” “你教我写好不好,就像教暖香一样。”呵呵,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地教,浪漫死了。 淳羽为难地想着。 “你不肯啊。”她嘴一扁,不肯就学暖香哭给他看。 “不是,我教便是。”淳羽怕她真会哭,要是哭了,可怎么办好呢?打心底就不想让她难过,日子久了,他的心也跟着受她影响了。淳羽仍有点腆腆地握住她抓着笔的手,慢慢地点到纸上:“就这样,笔要拿直,不要斜着、、” 好幸福哦,弥雪那里听到他说什么啊,他身上淡淡的香味都让她迷醉了,哪知要注意些什么啊,什么叫做醉翁这意不在酒,她就是。 “好,你写写看。”淳羽放开她的手,犹有一丝的眷恋和种感觉在升华,古语又云:执子之手,与子皆老啊。 “那个,明天再写好吗?很累了耶,先休息会吧!”写出来呆会又娱乐了小鬼。 淳羽摇摇头:“要给皇子,公主立个榜样,弥雪小姐写个字就可以带皇子们去玩了。” 她都没说什么,他们就闪着闪闪发亮的眸子了,龙清搬来他的上等豪笔:“姐姐,用这个写,写得更好。” 六皇子磨磨墨:“姐姐快写啊。” 换纸的换纸,镇纸的镇纸。 弥雪抓抓脑袋:“我不是来教你们的吗?怎么这会变成我也成了学生了,还得交个功课才能玩。”淳羽是不是把她当成小鬼一样训练了,那可不行,她是来偷心的,可不是来读书写字的,在现代读了那么多还不够啊!不过外面蝶儿纷飞,花儿招展的,还真是想去玩了,她是不是童心未泯啊。 大笔一挥,壮士挥腕一样地写完弥雪两个字:“怎么样?”好像也没什么进步,和刚才差不多。 “好看。”这会可是五个小鬼整齐宏亮的声音,好样的,要玩了,再怎么心不由衷的话也能说出来,好好地训练吧,这帮小鬼可能还能为了玩卖国求荣,够谄媚的。 没脸看,淳羽第一次发现在他都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唉,仍是一团漆墨啊! “那我可以和他们出去玩了吗?”弥雪灿亮的晶眸凑到他的面前。 一点乌黑的墨就在她的鼻尖处,淳羽手就很自然地伸上去,轻轻抹掉:“弄脏了。” “谢谢淳淳,下次下次一定会用心定好字的。”她吐吐舌头,朝在外面叫唤着她的小鬼跑去,哪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淳羽的视线投在字上,大大的弥雪两个字,竟如和人有深仇大恨一样,扭七扭八的,和他的比起来,真是不能入目,还不如几个皇子写得好呢?但是竟是很暖的感觉,他卷起那鬼画符一样的字,放入宽大的衣袖里,弥雪,弥雪,连名字也在笑吧。 一耸耸假山处,一处连接一处,而又有很多的洞,这个假山流水处,当然是捉迷藏的好地方了,她都快成为小屁孩们的玩伴了,老是抓着她要玩这个玩那个的,全是她教的新东西。 “嘘,暖香,你怎么还在这啊,一会就会抓到你了。”真不会藏的小鬼,老是第一个抓到她,但是她又抓不到人,就哭,无奈的她们,就只能假装没有抓到她。 “姐姐,我看见墨哥哥了。”她小手指着一边的假山。 “他也来参一脚玩了,你藏到那么花丛中,暖香今天穿粉色的,那边的花正好是粉色的,龙清肯定抓不到你了。”抓到他就惨了,非要他哄不可。 她倒是蛮听弥雪的话,迈着小脚就往花间走去。 她可要躲好,龙清放话出去了呢?非要抓到她不可,呵,和她玩,他还嫩得很,弥雪穿过那假山就到了一片粉色花海中,每次看这些芙蓉花,层层叠叠的好不绚丽,像云海般一样,香气清溢,都让她无比的感叹,要是一辈子和一个知心人相皆在这仙境中,那当是如何的美妙幸福啊。 那穿着青衣的不是龙墨吗?今天怎么傻瓜一样地在那站着看花啊! 吓他一吓,弥雪小心踮着脚尖靠近他,猛地一拍他的肩:“哈哈,吓以你了吧!你好笨耶,亏你还是三皇子,站在这里不给人家抓到才怪,呵呵,你不要又冷冷地看着人家嘛?OK,不和你玩了,你爱给龙清抓到就给他抓到吧,我可先躲得远些才是,对了,人家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有了,可不许告诉他我来过哦。”弥雪不俱于他脸上的冰霜,反正了总那样,在皇子们面前都一个谱,有时又喜欢逗着她说话。 没发觉的是这个和龙墨有那么点的不同,那就是他冰冷之息,是从头到脚,从心到外所发出的,而且他如玉般的俊容,比龙墨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朝着另一边跑过去只剩那个着青衣的人冰冷不解地看着她。 另一边发觉不对劲的白衣人赶过来恭敬地跪在地上:“皇上,刚才那民女冒犯,我马上去把她抓回来治罪。” 他如寒星般的眸子冷冷一扫:“不用了,你退下,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过来。” “是,皇上。” 他的眸子又回到如云似海,纷香绚丽的木芙蓉花上。 “臣弟见过皇上。”龙墨一见到那熟悉的背影就跪在地上。 “我说过不须如此多礼。”即使是血脉关系他的声音也冰冷。 “皇上毕竟是皇上,不能改变的事实。”龙墨的心里似乎带着些冷屑的气。 他不应龙墨,也不看他,径自看着随风摆舞的团团花容。 那就是琳琅王朝的一国之尊,万万人之上的天之骄子,冷冰如寒冬之雪般无情的琳琅之王——龙璃。 弥雪还来得及躲入书斋,就看见莫如在竹林那边叫了:“小姐,小姐,言小姐来了,快些回来啊。” 言小姐,弥雪拍拍脑袋,猛然想起,不是有个姓言的要来看望她吗?听说这个言小姐还是那个司马和玉的知心好友呢?也许还知道更多司马和玉的事呢,当下也不顾得玩了,跳过墙和莫如急急地回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