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嫡女有喜:王爷喜当爹

更新时间:2021-01-12 07:27:10

嫡女有喜:王爷喜当爹 已完结

嫡女有喜:王爷喜当爹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他舅 分类:穿越 主角:苏天凤苏沐恩 人气:

新书《嫡女有喜:王爷喜当爹》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他舅,主角苏天凤苏沐恩,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正是因为天生就有这块胎记,苏天凤虽然贵为相府嫡女,却一直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她的母亲娘家衰败,又只生了这样一个丑陋的女儿,所以这个相府主母倍受姨娘们的碾压。母女二人十多年来苟且偷生,相依为命,可两个月之前,苏天凤却病倒了。 谁也不知道原本那个性格懦弱的苏天凤早在这一场大病之中死去,而如今的她,是从另一个世界里穿越过来的一名最强女佣兵。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风凄冷,官道上,一匹快马如飞。

长发飞扬,樱红的衣衫随风飘摆,星月之光照亮马背上那个人洒落的汗水,在她身后映出点点细碎的光芒。

任谁也想不到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单人独骑疯狂赶路的,竟然是一名年纪不过十三岁的女子。

女子左手紧紧拉着缰绳,右手握着马鞭,低俯着身子贴近马背,那一双清亮的眸子里透出了她心中的焦急。

月光照亮她一边的面容,那泛着潮红的面颊光洁细嫩,像是刚剥了壳的鸡蛋。

然而,她另一边的脸颊上,却有一大块暗红胎记。这胎记如同一团烈火,从左颚一直烧到右眼,看上去无比的骇人。

正是因为天生就有这块胎记,苏天凤虽然贵为相府嫡女,却一直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她的母亲娘家衰败,又只生了这样一个丑陋的女儿,所以这个相府主母倍受姨娘们的碾压。母女二人十多年来苟且偷生,相依为命,可两个月之前,苏天凤却病倒了。

谁也不知道原本那个性格懦弱的苏天凤早在这一场大病之中死去,而如今的她,是从另一个世界里穿越过来的一名最强女佣兵。

穿越过来之后她的身体非常虚弱,母亲不眠不休的在她床榻边照顾。直到一个月之后,苏天凤偶然间尝试着调息内力,由此发现了她身体之中,竟然隐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而这力量,正与她脸上那胎记有关。

力量觉醒之后,苏天凤很快恢复了健康,然而这时母亲却倒下了。

她凭着做佣兵时的经验知道有一种草药能够治疗母亲的病,好不容易费尽心思找到了这草药,无论如何也要及时送到母亲身边。

苏天凤换人不换马的赶了三天三夜的路,她恨不得肋生双翅回到皇城,将怀里的药送到母亲的病榻前。

快马加鞭,顺着官道一路飞驰。

过了一段弯路,苏天凤猛地带住马。出现在她眼前的是惊人的景象!

两山夹一沟的狭窄官道上,两队人马正在这里厮杀的难解难分。满地尸体,血流成河,其中一队人马显然落了败势,可剩下为数不多的人却依然不怕死的奋力抵抗着。

眼看着这场酣战势必要分出个胜负,苏天凤急的双眼冒火,这些人在什么地方打架不好?为什么偏偏要堵住这条必经之路!

她一分一秒都不想耽搁,干脆咬牙催马,直奔着战场冲去。

马蹄踏地,溅出血花飞腾,就在马身与一具尸体错身而过的时候,苏天凤一脚搭在马镫上,一手拉紧缰绳,翻身半落,单手着地,从尸体旁边捡起一柄长剑,而后腰间用力,重新翻回马背上坐稳。

一整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苏天凤攥紧了手中长剑,催动身体中这股巨大的力量。

当这股力量被催动的时候,那块暗红色的胎记也随之从她的脸上消失!

双腿夹紧马腹,苏天凤如同一团烈火一般冲入了厮杀的人群。

在苏天凤的面前,没有敌我之分。挡了她路的人,都成了她剑下之鬼!

战场的节奏突然被苏天凤给打乱了。而处在战场正中心的一个男人最先发觉了这一点。

那女子招招狠辣,挥舞长剑动作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精准迅猛,如同闪电一般!她就这样横扫战场,杀出了一条血路!

一路上男人和他的手下已经遇到了上百次劫杀,损兵折将,疲惫不堪。眼看着皇城将至,他知道这必定是最后一战了,那女子若是敌,他必死于此!可仔细看去,男人断定,这女子不是他的敌人!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苏天凤还是第一次这样大开杀戒。就在她几乎杀红了眼的时候,一人一骑突然出现在她身边,为她挡下了一边的攻击。

战场上只有悲鸣惨叫,苏天凤凭着最强佣兵的本能,察觉到身边这男人对自己并没有敌意。

眼角的余光能够看到男人满身满脸都是鲜血,他手持宝剑斩杀敌人,那股强大的气势,让苏天凤都为之色变。

难怪这男人所带领的人马虽然落了败势,却依然在气势上压着对方。

脑海中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苏天凤趁着有人帮忙,加快了速度。她要快点摆脱这些麻烦,越快越好!

苏天凤与那男人一左一右互为羽翼,热刀入油般从原本紧密的包围圈里冲了出去。

两匹快马带着血光冲出战场,苏天凤心急如焚,扬鞭点蹬,一分一秒都没有停留,绝尘而去。

男人目送那女子远去,再带马转头,就见身后竟是如同地狱一般惨烈的景象。

若是那女子再晚出现一会儿,他势必要死在这里了!

谁能想到,一名女子竟然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只为路过,便以一敌百,杀人如同秋风扫落叶!

日上三竿时,苏天凤带着一身血迹冲入城门直奔相府。来到相府门前,她刚翻身下马,那匹快马便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苏天凤回头看了一眼,心中一酸,却咬牙直奔内宅跑去。

苏天凤手中拿着那救命的药,呆立在母亲床前,看着那具早已冰冷的尸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到底还是没能赶上。

"去了多久了?"苏天凤发出的声音有些干哑,转身望着丫鬟春桃问道。

春桃双眼哭得通红,怯懦的回答,"是昨天下午的事儿了……"

人是昨天下午咽气的,到了现在居然还这样放在床榻上?

苏天凤眉梢一挑,怒道,"既然是昨天下午的事儿了,为什么还不见府上装殓发丧!"

"老爷入宫办事,刚回来没一会儿。二夫人拦着不让动,所以……"

不等春桃把话说完,苏天凤出门直奔二夫人的院子。

苏天凤带着满身满脸的血迹出现在厅堂,把苏沐恩和二夫人下了一大跳。

苏沐恩这个一朝丞相总算是定力不错,惊讶之后马上镇定下来,开口怒道,"你这个孽畜,尚未出阁,竟然擅离相府,几夜不归,我苏沐恩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苏天凤冷眼望着苏沐恩,沉声道,"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女儿,却不能不认你那结发之妻。如今她死了,你为何不马上为她发丧,让她入土为安?"

苏沐恩闻言一愣,在他的印象之中,苏天凤应该是个唯唯诺诺缩在她母亲身后不起眼的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敢这样对着自己说话了?

她身上迸发出来的那股压力,竟然毫不输给他这个做了多年丞相的人!

苏沐恩刚要开口,却感觉到身边的二夫人齐惠淑轻轻拉了他的手臂一下。

齐惠淑长得媚眼朱唇,风骚无比,虽然已经生过一儿一女,算是个半老徐娘了,可保养得当,皮肤细嫩光滑,身段更是娇柔玲珑。

她一脸惊恐,柔若无骨的往苏沐恩身边缩了缩,娇声道,"老爷,天凤到底还是个孩子,不懂得大人的事儿,您可千万别跟她生气。大姐她泉下有知,一定也不愿意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孩子们的终身大事。更何况这也是为相府的安稳呢。"

然后她又起身来到苏天凤面前,摆出一副慈母样子,哀叹道,"天凤啊,大姐去了,我们都很伤心,可为了我们苏家的将来着想,大姐这丧事非得推迟一段时间不可。等你二妹和武威王的婚事定下来,我们再风风光光的送大姐入土为安,也免得现在弄的仓促了。这不是更好么?"

苏天凤听她这样说,马上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

前些天武威王龙千尧凯旋还朝,皇上大喜,说及奖赏之事的时候,龙千尧请求皇上赐一门亲事,而这正妃一位,则要由他亲自挑选。

皇上当场应允,这件事顿时在皇城里这些显赫人家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皇上如今虽然正值盛年,却体弱多病,最近传闻他正有立储之意。

诸皇子之中,龙千尧可谓是独占鳌头,他不仅屡立战功,而且手握重兵,为人行事更是颇有帝王之风。

谁家的女儿若能嫁入武威王府,将来极有可能一步登天,母仪天下。

二夫人的女儿苏天娇虽然只是个庶女,却凭借其才华容貌被誉为皇城第一美人。再加上苏沐恩对她们母女的宠爱,苏天娇也极有可能攀上这个高枝。

此时要是为主母发丧,那么苏天娇就要守三年孝期,如此一来,必定与这天大的好机会失之交臂。

当初苏天凤之所以能顺利找到药,便是因为有二夫人的鼎力相助,后来苏天凤决定独自出相府去找药救母,同样得到了二夫人全力的支持。

如今想来,她做那些事必定全是为了保住主母性命,好让苏天娇在三年丧期来到之前先与武威王定下婚事。

苏天凤气极而笑。

这天底下哪有按下主母丧事不办,而去迁就一个庶女婚事的事情?

苏天凤冷眼望着二夫人,道,"我看二夫人你这是要毁了苏家啊。主母死而不发丧,这件事你以为真的能隐瞒得住?人道是隔墙有耳,这堂堂相府,难道就不会有别人的一两只耳朵,三五只眼睛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