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更新时间:2020-11-17 13:03:17

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连载中

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枚铜钱 分类:穿越 主角:王梁利剑 人气:

火爆新书《毒妃惑心:殿下,别追了》是一枚铜钱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王梁利剑,书中主要讲述了:皇叔貌美比猫傲,却看上了个三无姑娘。 姑娘表示:殿下位高权重我不和你玩。 皇叔表示:你人微言轻我就想和你玩。 姑娘被逼大显身手吓坏了一群追她的人。 尊贵殿下乐呵呵地拍手:我家王妃艺高人胆大,日后可保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日后,许红妆坐在自己布置红艳艳的闺房里任由喜婆为自己梳头描妆,没有半分的抗拒。   许月笙昨夜一夜未睡,终究还是舍不得的跑到许红妆的房间里坐着,亲眼地看着自己妹妹被化成新娘子的模样。   之前太师府里也有一个出嫁的新娘子,那是他的大姐,那日也是红绸挂满,母亲满面哀恸的看着大姐离开才在父亲的搀扶下回了房间。   今日,也能再次看到那样的场面吗?   许月笙觉得自己并不想看到那样的场面,甚至于都希望今日什么都不要发生。   红笺端了一碗早间熬好的乌鸡汤,恭敬地递上去,“二小姐,喝点汤饱饱腹吧?”   许月笙没有立即去接,只是问:“妹妹喝了吗?”   红笺看了眼坐在一旁的许红妆,回头小声道:“小姐今日还不能吃喝,要等着晚间时候才能吃上一口。”   “什么!”突听得这话的许月笙一声暴喝,“一日不吃不喝岂不是要让我妹妹昏死过去!”   身子立即也坐不住的从位置处站了起来,对着那婆子怒目而视。   已经在帮许红妆描唇的喜婆听到这话手抖了抖险些都要将红脂给涂到外面去,她念了句幸好,一边看向走来的许月笙,施足礼数道:“小姐这可不妥。”身子已然挡在了许红妆的身后。   “让开!”许月笙年纪虽小,但愤怒的时候那面容里存着的几分怒气还是能够吓得住人的,但喜婆也见惯了这般的场面,早已是能应付自如,从许红妆身后移了两步,施礼道:“小姐今日要嫁人自然是不能吃了自家的东西,待礼成才可,不然这可于礼不合。”   许月笙嗤笑一声,端着鸡汤的手稳如泰山,她走至许红妆的身后,挑衅似的看向喜婆,“我偏要喂我妹妹喝你能如何?”   看向许红妆时眉眼皆柔,连带着话音都降下三分,“妹妹,喝点吧?”   镜面光滑清晰,身后处的人看的清清楚楚。   在唇前端着的碗壁处带有喜庆的花色,里头的鸡汤鲜香极了,也确实是勾动她的小胃。   对于所谓的礼数许红妆并不在乎,如今只在意自己的胃以及那个看着自己一脸期待的人。   微笑着嗯了一声,然后张开涂了一半的红唇咬在碗边。   许月笙见此欣喜极了的小心倾动小碗,见她喝了一大口才取出碗,小声地问:“可还要?”   “不要了。”取过一边摆放着的帕子擦了擦嘴,她看向红笺道:“去取颗糖给我吧,不然这一嘴的鸡汤味可是难闻。”   红笺应是的取糖去,而许月笙则端着碗往后退去两步,就着她喝过的地方直接饮了一大口,满足的赞道:“红笺这手艺倒是不差。”   喜婆看到许红妆的示意后小步上前,接着未完的动作。   她帮过很多人化妆,开心的,难过的,兴奋的,幸福的……唯独没有眼前这个人的模样,没有半分情绪,就好像是每日出门要上妆一般,平淡又不似平淡,难过又不似难过,总而言之,怪得很,让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章氏在红笺的身后进来,看到许月笙的时候无奈地笑了两声,“一大早的就听着丫头们说你在此。”   许月笙把手中的碗随意放在一处,委屈的走上前站在章氏的身边,“妹妹今日就要嫁出去了,从今以后这偌大的太师府里母亲便就只有我一个女儿了。”   这话说的委屈,也让章氏的笑脸淡下两分。   她浅叹一口气,小步走到许红妆的身后,见到镜子里的人情不自禁地红了眼眶道:“妆儿今日真美。”   嫁女儿是一件让人高兴地事,可一想着她从此就离了自己的身边,便就高兴不起来了。   许红妆口里含着糖,看着镜中自己的模样道:“虽然此前我也觉得自己应该是美的,但今日化成了这副模样,女儿还真是高兴不起来。”   在这里,大富人家女儿的出嫁都要化白面红唇妆,就是脸白的像雪的那种妆容。   “妹妹纵使这般,也是世上最美的。”许月笙在其身后由衷道。   许红妆相信她的话,但是不相信这话的内容,却是也不抗拒,只问了句,“他可来了?”   章氏听到这话擦了擦眼角的泪,“许是……”两字出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旋即响彻了进来。   “来了。”章氏连忙笑出声,眼中逼退的泪水却是再次袭涌上来,这声一响自己的女儿今儿就注定要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啊。   喜婆慌忙扶了许红妆起身,又去一旁拿了盖头递给章氏。   三年前,她将同样的盖头盖在了大女儿的头上亲自送她出了府,从此再难相见、难照顾。   而现在,她又要将这样的盖头盖在自己小女儿的身上,心头种种情绪忽的翻涌上来,连带着眼角都重极了。   生怕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许红妆的章氏甩开龙凤呈祥的盖头再轻轻的盖到她的头上。   遮住自己女儿容貌时,眼眶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许月笙亦是悲伤的抬手抹了抹泪,一边扶过自己母亲的身子跟着走了出去。   房门处,君逸尘已经身穿红袍等着。   见到喜婆牵着的人时面上并没有半分的喜色,可是看着身后跟出的章氏又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只得转过身稍稍弯下身子。   新郎背着新娘出去是个旧俗,也是个不得不遵守的规矩,连着皇家人的身份也不能有所独特。   只是,新娘子今日盛装打扮,怎能蹦跳呢?   喜婆看了眼两人的位置小心的对君逸尘道:“殿下还需的再弯些身子。”   君逸尘捏着拳头再弯下去。   盖头里的许红妆扬着唇角,显然是欢愉的。   在看到已经前处到达可以上去的时候直接不客气地趴了上去,待抓的稳了才卸力的趴在他的身上。   君逸尘初时没起得来,脚步还踉跄了两步,面上骤然一红,心底有怒隐隐而起,却在这样的场合下无法发泄,只想着待将她带回去看他怎么收拾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