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妖娆女帝

更新时间:2022-05-12 03:21:17

妖娆女帝 连载中

妖娆女帝

来源:微小宝 作者:冰心明月 分类:穿越 主角:邓蓝 人气:

《妖娆女帝》由网络作家冰心明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邓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苏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天下三国的帝王储君无不倾心于她,无意江山,却生得天女之命,当此生挚爱陷入绝境,她红颜一怒,誓将天下掌控,即使辜负天下所有深爱她的人,也要登上帝位,最终却发现一切只是个局。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最终仰天一笑,弃天下与美男们退隐逍遥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也不点破,抿了抿唇,露出明媚的笑容,“一早上看见先生两次,还真是有缘呢,先生说是也不是?” “公主说是便是。” “我说是便是?那你自己的想法呢?难道先生也只知说些奉承话吗?”我不悦的扫了他一眼,原以为他是有风骨的人,却也是趋炎附势之辈,白白辜负了一身清雅俊逸的气质。 他依旧一脸的云淡风轻,淡定平和,并未因我的明嘲暗讽而有一丝怒意,微微欠身,施了一礼,语气温柔而疏离,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公主身份尊贵,天资聪颖,纪某才疏学浅,身份卑微,对公主的玉言毫无异议。” “对,你不仅才疏学浅,身份卑微,你还顽固不化,冥顽不灵!像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气哼哼的瞪他一眼,语气冲得像装了火药,“先生不是要赶路吗?还不快点?再不走天就要黑了,到时再跑出一群强盗,本公主可没那心情多管闲事!让你被贼人宰割算了!” “纪某告辞公主。”纪如风欠身行了一礼,清幽的眸子似乎有些留恋的看我一眼,便优雅转身踏上官道,初秋的金色阳光洒在他纤长的身影上,秋风如爱恋他的女子,温柔的吹起他的月白色长袍和乌黑青丝,清雅如歌的背影有些消瘦,带着莫名的寂寥落寞。 “走吧走吧!知道你腿长,我看,就凭你那双腿,走到太阳落山也走不到下一个城镇!”我气哼哼的说着,吹响玉箫,小白马乘风驮着小狐狸阿紫从树丛的小道里奔向我。 我扯过缰绳,飞身上马。 “乘风,阿紫,我们也走!”我气呼呼的望了一眼那渐行渐远的清逸身影,双腿一夹马肚,乘风便踏开四蹄,欢快的往官道的另一个方向飞奔。 走了没多远,想起那冥顽不灵的纪如风,心里还是有些气岔,看着这一片人烟稀少的土地,官道上很冷清,很少见到赶路的商旅,不由得有些担心,万一他又遇上劫匪呢?还会有人救他吗?再说,从这里到下一个城镇还要很长的路呢,看他好像有些憔悴,能支持到下一个城镇吗? 算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乘风,我们回去!”一扯缰绳,乘风调转方向,在官道上飞奔,矫健有力的四蹄踏起阵阵烟尘。 纪如风抬头看了看接近头顶的太阳,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她现在到哪了呢?”纪如风轻轻的问,察觉自己在自言自语,不由得自嘲的笑笑,平静无波的心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子的出现而起了涟漪,苏苏公主?她果真如传言中那般绝美轻灵,调皮善良呢。 想起她戏弄那般强盗的情景,纪如风的心里涌起一股温柔的暖意,唇边也不由自主绽放一抹清雅温柔的笑容。 今日一别,何时再见呢?即便再见,又能如何?他只是纪如风,只能远远的看她一眼,却无法靠近,也不能靠近,只能淡漠的疏离罢!纪如风想到此,有些怅然,不由得长叹一声。 “纪先生是在哀叹没有马车代步吗?既然如此,本公主就发发善心,做个好人,送先生一程吧!”戏谑的声音伴随着牵念不已的笑声在耳边响起,纪如风抬头正对上眼前女子清澈的双眸,戏谑的笑容。 精致小巧的下巴微微抬起,娇嫩欲滴的樱唇微微撅着,像是跟谁赌气似的。 “怎么?本公主不够资格送先生一程吗?换作他人,求本公主,本公主都不愿搭理,想不到纪先生如此有风骨,眼界如此之高,连本公主的好意都不放在眼里呢?哎,看来本公主是自作多情了呢!”我一番夹枪带棒明嘲暗讽的话说得他面红耳赤,窘迫不已。 “公主,纪某只是……”纪如风试图解释,却发现一向言辞锋芒的自己在这绝美调皮的苏苏公主面前,不由自主的变得粗口笨舌。 看着他张口结舌,一脸窘迫,我心里的气也消了,算了,我苏苏也不是什么爱刁难的人,就原谅他吧,而且这般清雅俊逸的男子,还真生不起气来,虽然心里着实有些恼恨他的疏离迂腐。 “上来吧!”我向他伸出手。 “公主——”看着那双白嫩柔滑的小手,纪如风的心里万般挣扎,他很想搭上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却深知君臣有别,他不能靠近这般尊贵美丽的她,他怕……怕爱上了她……怕自己的心陷入无法自拔的境地……亦怕给她带来困扰不安…… 他是纪如风,清雅如风的纪如风,可如今他的心却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平静淡定,将一切付之笑谈,面对她,他做不到心如止水,做不到视而不见,做不到不在乎无所谓。 看着他清幽的眸底挣扎的波光,我有些恼了。 “不愿意就算了!难不成还想要本公主求你吗?哼!”我气岔的扭过脸去,一扯缰绳,就要纵马离开。 转身的最后关头,身后多了一个温暖的身体,清雅宜人的气息扑面而来。 “公主美意,纪某怎能违逆!”清雅如风,温柔婉转的声音,伴着他如兰花般清香雅致的温热气息吹到我的耳朵里,吹得我耳里的细嫩肌肤一阵麻痒。 “你真愿意我送你一程?不怕我高高在上仗势欺人?不怕我怀恨在心把你摔下马去?说不定啊,我会为了泄愤把你卖给别人!”我扭头嘻嘻笑着。 “纪某知公主不会。”见身前的绝美少女开心戏谑的笑容,纪如风不由得心情大好,清俊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温柔的笑意,原以为会坚持到底,却在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生出强烈不舍,以至于不受控制的跃上马来。 “为什么不会?说不定下一刻我就把你卖到绝色楼去!就以先生的清雅俊美,风姿脱俗,怎么着也能混个头牌小倌当当!”看着他强作淡定的脸上染上的迷人红晕,我开心的笑起来,“先生害起羞来更有姿色,让人看了真舍不得移开目光。” “公主谬赞,纪某愧不敢当。”纪如风忍住羞赧和欣喜,看了那眉飞色舞的绝美少女,淡定回答,轻逸温柔的声音随着热气飘入她的耳里。 我忍住耳朵传来的阵阵麻痒,浅浅一笑,“先生叫我苏苏吧!出门在外,还是低调点好,没必要惹来麻烦,再说了,你一口一个公主,听在耳里说不出的刺耳疏离,朋友之间用不着这么多礼数。” “公主金枝玉叶,身份尊贵,非比寻常,纪某不敢高攀!” “纪如风!”我怒气冲冲的瞪着他,“我帮你解决麻烦一次,又救了你一次,还不够资格做你朋友吗?” “公主——” “叫我苏苏!”我语气阴得像要滴出水来,脸上也阴云密布。 “是,苏苏公主!” “你!”我一口气憋在胸口,脸涨得通红,恶狠狠的瞪着纪如风,“纪如风你诚心和我作对,是不是?” “纪某不敢!”纪如风说着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的映照下透下一大片淡淡的阴影,一派恭敬温和的模样,我心里的气忽然就呛在胸口发不出来,呛得我要抓狂,就像把刀磨得锋利,却找不到人砍那样郁闷憋屈。 “算了,你爱怎样就怎样,我不想和你说话了。”我赌气的扭过脸去,看着前方的漫漫长路。 没有我的催促,乘风悠闲的在路上晃悠。 蓝天,白云,悠长的官道,一匹白马,马背上的两人,一人气得面红耳赤,怀里的紫色狐狸用小巧的爪子安慰的摸了摸主人的手背,一人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波澜不惊,只是那双清幽宁和的眸里隐约藏了笑意。 “苏苏姑娘?”见那绝美少女沉默不语,似乎还在生气,纪如风轻声问道。 “别吵我!说了不想和你说话!哼!”纪如风忽然轻轻一笑,语气温柔平和,似乎还带着一丝戏谑,“如风听姑娘的便是,姑娘别生气!若总拧着眉,将来眉毛纠结在一起,可怎么好?”我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回头飞了他一记娇嗔的白眼。 “看在你诚心道歉的份上,本姑娘大人有大量,就不和你闹脾气了。” “多谢姑娘大人大量,不和纪某计较。” “那是自然。” “只是姑娘送纪某一程,可会耽误自己的行程?若耽误了,纪某难辞其咎。” “不会的啦!我也是随处去,游山玩水,并无特定行程,纪先生,会骑马吗?” “略懂!” “抱紧我!我们要出发了!” “啊?” “抱紧啦!”眼前的女子一声大喝,纪如风依然抱紧了她盈盈一握的柔软纤腰,指间传来的绵软触感让他的心不由自主的颤抖。 “驾!走啰!乘风!”双腿夹紧马肚,缰绳一扬,乘风便长嘶一声,撒开矫健有力的四蹄在官道上飞奔,扬起一路烟尘。 秋风吹起她柔软顺滑的长发,如翩跹的蝴蝶般姿态优美的落在他的鼻尖,迷人的清香随着空气进入他的鼻孔,熏得原本清醒的他有些微醉,清幽宁和的眸子也起了潋滟的涟漪,迷蒙的光芒隐约闪现,心,在不知不觉间彻底沉沦。 “修罗回禀主上,任务失败!”修罗半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垂脸恭恭敬敬的禀告,也许是禁不住压抑得让人恐惧得想高声呼喊的冰冷空气,修罗纤瘦的身子有些颤抖。 高高在上的冷厉男子冰冷森寒的眼神,若有若无的扫过跪在地上的修罗和八煞鬼,指间滑动着碧绿通透的圆珠,语气阴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任务失败还敢回来?”八煞鬼中的老三许是禁受不住内心的恐惧和地宫里的压抑,惊叫出声:“都怪那个臭丫头给我们下媚药,不然早就把她……”老三的话卡在喉咙里,眼睛瞪圆,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红艳刺眼的鲜血正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砰”的一声,老三的身子直直倒在地板上,鲜血浸染的脸上异常狰狞恐怖,眼珠仍瞪得滚圆,似乎死不瞑目。 “本主没有问,就不要说话!”语气嫌恶淡漠得不是死了个人,而是死了条惹人厌烦的狗。 修罗和剩下七煞鬼跪在地上,不敢吭声,拼命控制着内心的恐惧和压抑。 “媚药?”高高在上的男子冷冷一笑,森冷的眼神扫过地上衣衫狼狈伤痕累累的七煞鬼,和一身浅蓝色裙装的修罗,“果真有趣!” “什么样的媚药让你们都毫无察觉?” “回主上,她说媚药名叫奇淫**散,药力强悍霸道,是**散的十倍以上!” “哦?奇淫**散?一起中的招,七煞鬼无一幸免,修罗,你怎么安然无恙。”冰冷的质问犹如锋利冰冷的利刃直直的射向修罗。 “回主上,是……是苏苏公主救了属下!”修罗实在抵不住那股寒冷凌厉,咬着唇说了出来。 “她救你?你要杀她,她却救你?”男子眼里浮现一丝玩味,唇边勾勒一抹嘲弄的笑意,“是说她天真,还是说她傻?竟然救要杀自己的人?她不知你是杀人不眨眼的修罗吗?” “属下愚拙,不知她的想法。”修罗低着头忍着恐惧战战兢兢的回答。 “她为何救你?” “属下不知,她只说……说……” “说什么?”语气阴厉得不容拒绝。 “她说卿本佳人,奈何杀人!”修罗低着头一气说完,拼命控制住发抖的肩膀。 “卿本佳人,奈何杀人?”男子眼底的玩味更重,看在修罗心里阵阵寒意,不由得为那绝美善良的女子担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