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倾君赐

更新时间:2021-01-04 07:55:25

倾君赐 连载中

倾君赐

来源:微小宝 作者:妖零柒 分类:穿越 主角:岑君宫 人气:

《倾君赐》由网络作家妖零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岑君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棱,江水为竭, 冬雷滚滚,夏雨雪。 天地和,乃敢与君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岑君绝脚步很快,当他回到玉髓殿时,小顺子也速度的召来了穆太医。

  穆太医是新上任的院首。家族世代从医,为人十分清正,是岑君绝废了陈太医后亲自提拨的人。

  见到来人,岑君绝不多废话,起身让开,让穆太医直接把脉。

  穆太医把了好久,捋捋胡须,继而起身拜道:“恭喜皇上,依老臣只见,娘娘怕是有喜了。”

  岑君绝愣住了,继而一股大喜从心底冒出,窜遍全身。

  “你……你说什么?”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这位年轻的皇帝语无伦次。

  “千真万确,娘娘的身孕两月有余,只是前期娘娘身体不佳,脉象微弱,老臣也是有所涉及才斗胆相告。”

  “好!好,好”岑君绝连说了三个好。他真的非常开心,穆太医是他亲自挑选的,他的话绝对靠谱,如此一来。他的孩子真的盼来了。他兴奋的有点找不到自己。

  “只是,娘娘身体太虚,眼下又高热难退,还需要尽快调养回来,否则胎儿不能吸收营养,难以成活。”穆太医沉声建议。

  “那是自然,有劳太医了。”岑君许是太过高兴,难得说了一次客套话。

  “这是老臣的职责,定当竭尽全力。”穆太医老神在在,神色漠然道。

  相知醒来的时候,怔愣了好久,难道地府都是这样的吗?好像跟人间的也差不多。她眨了眨眼,浑身乏力。哦?难带是她刚死,感觉还在?

  她一转头,就看见满室的金黄和熟悉的摆设,心里很是疑惑。这不是玉髓殿的吗?难道她没死?

  相知一脸茫然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暗暗想到,不可能啊!她怎么会在岑君绝的寝殿里呢?相知百思不得其解。

  “你终于醒了。”岑君绝大步从外面走进来,惊声高呼。这几天他沉浸在相知有孕的惊喜当中,心情极好。

  “岑君绝,你怎么在这,我这是在哪?”相知疑惑的问。

  “知儿,这是在朕的寝殿啊!”岑君绝饶有兴趣的回答。

  相知一愣,知儿,这是她家人对她的爱称,曾经在他们成亲时的,他也这般称呼过他,可是那好像都已经好久了。

  岑君绝这是怎么了,他不是皇上吗?她不是被他判决死罪,只待问斩了吗?这一切都怎么了?

  看到相知眼里的疑惑,岑君绝出声解释到:“对不起,知儿,都是朕太过糊涂了,如今朕已查明皇后假孕一案,纯属皇后使计陷害你的,为你翻案了。”

  “假孕?”相知一声苦笑,心碎的闭上眼睛。季如涵你好狠呐!我相知的命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陷害就够了,呵!用一个假孕就要了我相知的命。季如涵你真的是够狠!

  岑君绝看到相知闭上了眼睛。心里一痛,都是他识人不清,误信了季如涵,要不然,相知也不会遭此大罪。

  继续跟她说:“太医说了,你身体太虚,要好生调养,保持良好的心态,不然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孩子?相知心中大骇,谁的孩子?她转过头来问“什么孩子?”

  岑君绝小心翼翼的说,“你的啊!才一个多月,脉象虚弱。”

  “我的?我的孩子!”相知喜极而泣。“我的孩子!不,我不能住这,岑君绝你放过我吧,求你了。”相知如疯癫一般的由高兴到恐慌。她拉住岑君绝的袖子,唉声祈求。

  “知儿,你相信朕,朕不会伤害你和孩子的,你就在这住下。不要怕,啊!”岑君绝扶住癫狂的相知,低声规劝。

  “不,不,我不能在这,我要回漪情阁,君绝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要恩宠,我不要淑妃,我只要我的孩子,我不能没有他。求求你了。”相知彻底陷入癫狂。涕泪横流的扯着岑君绝的袖子大喊。

  “知儿,你听朕说,”岑君绝再次安慰。

  可是相知一把推开他,厉声打断:“不,不要,我不听,我不听。”

  她捂住自己的耳朵,疯狂的摇头。

  “你难道就不能相信朕吗?”岑君绝心痛地质疑到。

  “不,不,不要伤害我的孩子。”相知已然陷入魔症。

  岑君绝看着相知惊慌痛苦到疯魔的样子,心疼得要裂了。

  他惊慌失措的跑出去,大喊太医。

  穆太医快步跑进来,看到眼前疯子般的相知大呼不好。

  他知道,娘娘这是癔症了,这极悲极喜的情绪冲动,使她精神错乱了。

  “皇上,娘娘已经精神恍惚,即将陷入失常,臣将立马开出一方安神药,缓解娘娘的痛苦,但此症还需静养,不能刺激啊!不然一旦精神失常,极有可能会伤害她的孩子。”穆太医苦心劝到。

  “好,朕知道了。下去吧。”岑君绝心疼至极,只敢远远的看着,生怕相知一个激动伤害到自己。心下暗叹了一口气,好,知儿,朕成全你。

  “来人,将相知夫人送回漪情阁。”说完,转身看向穆太医“穆太医,你也去吧!好生照料娘娘。”他妥协了。

  癫疯中的相知听到岑君绝的妥协,大松了一口气,她其实是醒着的,只是她真的不敢再相信岑君绝,她不敢赌。这一次,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她的孩子平安出世。只是心中划过一抹失落,她怕是还有一丝期待的吧……

  岑君绝想他们都需要缓一缓,冷静一下,可以的,他想他是愿意等的。

  他知道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将温柔娴静的相知逼到发疯,是他错怪了她,也是他不相信她。两次了,一次是杀了他的孩子,还有一次差点要了她的命。

  那么,他就先默默的退开,这一次他会慢慢的来。一切从头,这一次,他奉上真心,只待她取……

  放下过去

  相知回到了漪情阁,身体日渐好转,肚子也一天天大了。

  岑君绝也费了好大力气将发配郊外的怀青也找回来了,也将漪情阁大肆休整了一番。

  怀青见到相知喜极而泣,得知她已有身孕,更是开心不已。

  现在漪情阁里宫女太监配置整齐,宫殿休整一新。全都是岑君绝亲自挑选的人,亲自过问的进度。

  岑君绝每日都要来看一趟,相知依旧不理他,但看到相知脸色越来越好,肚子越来越大,赐的补品越来越多,来得也越发勤快了。

  相知也知道,岑君绝怕是对季如涵死了心了。听怀青说,季如涵已经被禁足了,身边的人也被岑君绝撤了不少。甚至皇上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甚至打趣道,现在啊,季如涵的玉玉漱殿就跟那冷宫似得,早已不复当初的热闹了。

  三月草长莺,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

  户部司徒峰,查出李丞相贪污朝廷的军饷,岑君绝下令严查,牵出一大批贪官污吏,并在丞相府搜出大量金银财宝,其数量堪比国库。岑君绝大怒,罢了李丞相的职位,将李丞相一家老小发配边疆。

  季如涵听到后,撒泼逃出了玉漱殿,一路疯癫,直奔漪情阁。

  门外,神色冰冷的护卫拦住了她。

  “本宫是皇后娘娘,放本宫进去。”季如涵颤抖着说。

  “皇上吩咐,任何外来人不得进入漪情阁,乱闯者一律格杀勿论。”

  “我是皇后,谁敢杀我,你这奴才怎的听不懂话。”

  “娘娘莫急,待臣进去禀告皇上。”说完他朝者一旁的属下使了个眼色。

  不一会,岑君绝大步走了出来。

  季如涵一见来人,猛地扑到在地,大声说到:“皇上,我爹爹他不会贪污的,不会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了他。求皇上明查。”

  连日的禁足使得季如涵苍白了许多,她一路疯跑,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树枝刮坏了她的衣服。此时,她跪倒在地,慌乱了神色,重重的对着岑君绝磕头。许是用力过猛,额间渗出丝丝鲜血。

  “季如涵,你当朕是什么?朕念在你多年情分,才没有株杀九族,不然你以为以你爹犯下的错,是发配边疆就可以的吗?”

  季如涵一听,心知无力回天,她俯首下去,沉声说道:

  “皇上,如涵不懂事,欺骗了你,如今如涵愿意削发为尼,从此长伴青灯,为皇上祈福。”

  阳春三月。微风徐徐,春回大地。

  许是时间过得久了,渐渐的相知对岑君绝也没有当初的冷寞了。只是两人之间犹如隔着一堵墙。不复当初。

  相知的肚子已经五个多月了。她躺在床上小憩,岑君绝也来了,坐在一旁批奏折。

  突然相知的肚子一痛,像是肚子里的孩子踹了她一脚。相知吓坏了。

  “皇上,妾身的肚子……”话还没说完,又踹了一下。

  岑君绝吓了一跳,“怎么了,知儿,孩子怎么了?”

  他连忙起身走过去,这是几个月来相知同他说的第一句话,事关孩子,他很着急也有一丝的开心。

  向外大喊:“太医,快传太医。”

  相知见穆太医进来了,颤抖着问“太医,我的孩子怎么了?他是不舒服了吗?为什么会踹我的肚子。”

  一旁的岑君绝扶住惊慌的相知,神色焦急的看向太医。

  穆太医把了把脉,脉象平稳,看不出任何问题。

  他疑惑的问:“娘娘是感觉肚子疼?”

  “不,他踹了我,是不是他在肚子里不舒服?”

  闻言,穆太医松口一笑,望着两个初为父母的人,笑着说“娘娘,不要着急,这是正常现象。”

  听到太医的话,两人松了一大口气。对视一番,相视一笑。岑君绝强压住内心的激动,轻轻搂过相知,轻声安慰“没事的,没事的。”

  相知,埋在他怀里,一颗心突然就安稳了。她点点头,蹭了蹭。

  穆太医看着眼前终于和好的两人,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会心一笑。仔细给这对新任父母解释到:“皇上和娘娘不用担心,小皇子此时已初具意识,会时不时活动一下,您们可以仔细感受,医书记载,这期间的交流,有利于培养小皇子的大脑。”

  “好。有劳太医。”岑君绝抱紧羞涩的相知,对着太医笑道。

  穆太医想想又说:“哦,对了,娘娘身孕已有五个月了,身体前期调养的不错,以后需长期保持开朗的心情,多走动走动御花园等这样风景优美的地方。”

  “好,好。多谢太医。”相知从岑君绝的怀爬起身,朝太医道谢。

  “知儿,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陪着朕,能再给朕一次机会。”岑君绝牵起相知的手,放在唇边印下一个吻。

  相知羞涩的抽了抽手,没有抽出,她撇了岑君绝一眼。似乎刚刚太过着急,泪眼迷茫,倒映在岑君绝眼里尽是风情。

  岑君绝心下一动,抬起相知的下巴,盯着她湿漉漉的眼,情欲渐起。

  相知看着眼前的人越来越近,情到深处,闭上了眼睛,迎接岑君绝凑上来的唇。

  两人呼吸交融,唇瓣相接。岑君绝的心轻轻颤动,薄唇轻轻舔着相知的唇线,他闭上了眼睛,细细享受这一瞬的温情。

  似乎是感觉不够,岑君绝伸出双手,缓缓抱起相知,使她紧紧缩在他怀里。他伸出舌尖撬开牙齿,呼吸渐重,裹住相知的小舌,紧紧缠绕,想要更多。

  岑君绝的大手也渐渐开始不安分起来,趁相知不注意爬上她那愈加饱满的胸。

  不一会儿,相知敏感的发现肚子上抵着一个滚烫的东西,意识猛然回神。

  相知大力推开岑君绝,岑君绝沉浸在情欲里,一时不查,竟被推到在地上。他的意识还没回来,睁着大眼无辜的看向相知。

  相知看着地上睁着无辜大眼看着她的岑君绝,扑哧一笑。她没说话,对着岑君绝指指自己的肚子。

  岑君绝难得羞涩的转过头,自己爬了起来,红着耳尖。丢下一句“朕去看看小顺子。”狼狈的跑了出去。

  相知看着耳尖红透的某人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由的羞涩的躲进被子,笑的甜蜜而又灿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