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

更新时间:2020-10-14 14:37:47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 连载中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

来源:微小宝 作者:love君落 分类:穿越 主角:紫凝麻木 人气:

《独爱君之王妃浴火来》由网络作家love君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紫凝麻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浴火而来的妖魔,骄纵,嗜血,宛如生于地狱血池的红连,生于污浊之地,却不染肮脏,只有腥香满怀。 他是浴火厮杀的罗煞,孤傲,冷情,却又痴情,认定了,就决不放手。 曾有人说,七年是一个轮回。一场大火,将她埋葬,又一场大火,送她回到他身畔。 我们打个赌如何?他问她。 好。狂傲如她,从不肯向他人认输。 我们赌,这天下是谁的天下! 普天之下,除了他和她,再没有人狂傲到将江山易主之事,只当作区区一个赌约! 看他与她,如何赌,这场赌谁是寇,谁又是王! 这宿世的姻缘,如何了结? 这纠缠的藤蔓又如何斩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夜被秋月急急地拉回了院子里。 她还没反应过来。于是就呆滞地看着秋月紧紧地关上院门、蹲下来,靠着门喘气。 秋月的呼吸因为狂奔而变得急促,原本白皙的脸也涨得通红。 春兰原本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但听见声音,就再也看不下去书了。 还没踏出房门呢,春兰就不耐烦说道:“我说过了很多次了,小姐不在!你们别再来找小姐啦!就算小姐在,她也不会去的!” 春兰有点儿生气,今天隐蝶院的人不停地来找千夜,目的就是为了让千夜代替季雨蝶陪凌隐轩去参加三天后皇上寿辰的宴会。 “小姐?秋月?怎么是你们?不是要去瞧瞧王府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春兰看着呆站着的秋月和蹲在地上的秋月,惊异的问道。 怎么回事?难道诺大的王府就这么快游完了么?想着春兰又瞧了一眼蹲在地上的秋月。 秋月没回话,就蹲在地上喘气,等气喘过来以后,她才站起来回春兰的话。 “春兰,今天我看见了翔王爷。他还是没忘记王妃。见到小姐的时候,他就直接冲了过来。 我不想让他看见小姐,怕他的伤口裂开,于是就带着小姐回来了……”春兰喘好了气,准备着向春兰述说自己的遭遇。她们从小一起长大,习惯了向对方述说自己的见闻。 然而,秋月都还没向春兰诉说呢,她的话就被千夜打断了。 “春兰,秋月,我有点不舒服了、先去休息了、”千夜皱着柳眉,三指抚上太阳穴对这两人说道,还同时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走得很轻柔、虚弱。好像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 等到滞重的脚步声消失在朱红的房门里时,愣在原地的春兰和秋月才回过神来。 春兰哀怨地瞪了秋月一眼,踩过铺满大地的树叶,春兰轻轻地敲了一下千夜的房门,她略带担忧地问道:“千夜小姐,你不舒服,要不要奴婢去把太医请过来看看?” “嗯……不用了。春兰,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不用去请太医了、、”千夜柔柔地说道,她能从春兰的语气中读出春兰对她的关心。 不过,这样子的不舒服,对她而言只是小问题而已。 真正让她痛的不是身体,而是心。 看见翔那么难受,她的心就会隐隐作痛。 像刀子割在心上一般。 毕竟翔是她第二个爱上的人,翔难过,她也会跟着难过。 “哦,那小姐饿吗?要不要奴婢去一些准备食物呢?”春兰又一次问道。她记得千夜从早上起来就没吃过东西。 “不用了,春兰。我不饿。” “可是小姐,你从早上起来就没吃过东西。这样下去,身体……”春兰狠狠地瞪了在旁边听着的秋月一眼。 “春兰,我真的累了。我想休息。”千夜的语气淡淡的,有点疲倦的意味。 看来小姐是真的累了。春兰听见千夜疲倦的语气,也不忍心再打扰千夜,于是便放弃了。 “秋月,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惹小姐生气的事情了?”春兰拧起眉毛冷冷瞪着秋月。这几天的相处已经让她彻底接受了千夜这个主子。 秋月一脸迷茫,等反应过来她后她才愤愤不平向春兰为自己辩解:“我什么都没有做啊!春兰,你……有人来了!” 秋月听见了院子围墙外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很快,好似很急的样子。 接着,她们就听见了有人敲门的声音。 春兰看见秋月气呼呼的模样,知道叫秋月去开门那是不可能的事了。 于是她走下了长满青苔的台阶,去开了门。 门一打开,春兰便看见了在门外站着的人。 只见他在门外直挺挺地站着,手抬起,他似乎没料到这么快就有人开门了。蓝色的长衫被风扬起,乌黑色的头发触及到了春兰的脸上。 “请问,千夜小姐在么?”翔看见来开门的春兰,轻轻地向春兰问道。 他的唇边,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季忆死后,他就一直这样子笑。 “春兰!打发一个人要这么久的时间么?” 秋月的视线被春兰的身子挡住了。她怎么扭头都看不见来的人。 等得实在不耐烦了,秋月也走了上来,企图帮春兰打发掉那个人。 秋月还没到呢,春兰就跪了下来,低着头恭恭敬敬地向着翔行礼。 秋月没反应过来,懵了,就站在原地,没行礼,也没说话。 “是、翔来了么?” 千夜听见门外的声音,知道定是有人来找自己了,而这时候,会来这儿找自己的也就只有翔一个人了。 朱红的房门被拉开,千夜从门前走了出来,垂敛眸子,没去看翔一眼。 见千夜和翔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春兰识趣地站了起来,向千夜和翔行了一下礼,然后便拉着呆愣着秋月进了房间了,顺便还关上了房间的门。 “春兰!你干什么呀!”秋月怒道。 她早就听说翔王爷是炎国有名的美男子,本来她对这事还不以为然的,但今天看见了翔王爷的真人,她也不得不信了。 翔王爷帅是不只是因为他俊美的面容,因为若说面容,轩王爷长得更俊美一些。 翔王爷之所以会成为仅次于轩王爷的炎国著名的美男之一定是因为他唇角的微笑。 轩王爷,冷冰冰的。想起轩王爷,秋月又想起了轩的以前。 其实轩王爷以前也爱笑的。 但自从王妃死后他就没再笑过了。整个人就一行尸走肉。 如果不是因为帮王妃复仇的信念支持着他,他恐怕早就去陪王妃了。 “秋月,小姐和王爷有话要说!别吵!”春兰不耐烦地捂上了秋月的嘴。 门外。 千夜静静地看着翔,觉得翔唇角的微笑好刺眼。她的心抽痛了一下,有个声音要她走过去,抚平翔唇边那抹刺眼的微笑。 她也照做了。 纤长的手指抚上翔的唇角,抚平翔的微笑。 “会不好受的。不要这样子笑。你知不知道你的笑,很让人心疼。”千夜轻轻地说,眼睛里流露出一种翔看不懂的情感。 这种情感,交织着担忧和责怪。 翔以前在门外吹风想让自己感冒发高烧的时候,也曾经在季忆的眼睛里看见过这种情感。 “可是……”翔犹豫地说。 “没有可是。翔儿,如果她知道你会是这般痛苦、难过,她当初就不会再对你说那样的话了。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模样,真的很让人心疼、而且、也好假…”千夜说着,放下了自己抚着翔脸颊的手。 血色的赤槐花凋零,花瓣落下。有一片花瓣落在千夜水墨色的头发上。 “来,翔,如果,心、”千夜用拇指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说;“真的很痛的话,就哭出来吧!我在这里…陪着你的。”千夜张开自己的双臂,轻轻地拥住了翔有点儿颤抖的身子。 这个孩子,还是依旧让她很心疼! “翔,我千夜,会陪着你一辈子的。”千夜蹭着翔的脸温和地说。 如今的翔,已经比她高了半个头了。她再也不能把翔完全抱在怀里了。 时间过的真的好快,转眼间,已是七年。 被千夜拥进怀里,闻到有点熟悉的香味。翔在来思忆院前好不容易才重新筑起来的防线也崩溃了。 翔哭了,哭得很凶。泪水染湿一大片的衣襟。 翔忍了七年。七年来他从未哭过。但今天竟哭了两次。 而且,两次都是为了千夜,却也是为了季忆。 千夜的心很疼。翔,还只是孩子。一个刚刚长大的大孩子。 她第一次尝到了后悔的滋味。 如果当初没有说那些话,就好了。那样的话,翔也就会更开心一点,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哭不是哭,笑亦非笑的模样了。 “翔,以后不要再忍了,好吗?翔,我会陪着你的,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不要再为什么而难过了。”千夜用指腹拭去翔眼角的泪痕,在翔的颊上吻了一下。 唇瓣是有点暖的温度,不似翔梦里那般冰冷令人冷的透彻。 “千夜姐姐,你会永远陪着我吗?”翔抬起埋得低低的头,泪他的眼因泪水而变得迷蒙,“永远不会像忆姐姐那样离我而去么?” 这种感觉,真的好虚幻啊。 “嗯,我不会离开你的。一辈子都不会。除非你赶我走,不然我绝对不走。” 千夜笑着说,再次用手拭去翔眼角的泪痕。 “累吗?翔,累了就睡吧!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千夜拥着翔坐了下来,靠在赤槐上,纤手轻抚着翔柔软带着香味的发。语气轻柔,像哄着小孩子一般。 “嗯……” 翔喜欢千夜用这种语气说话,他希望自己当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因为长不大的话,他就可以永远被人宠着,疼着了。 翔答应着,闭上了眼睛,头枕在千夜的腿上,任千夜抱着自己,轻抚着自己的头。 许是因为翔长途跋涉累了,又或是因为翔哭累了。 反正翔很快就睡着了。 千夜抚着翔轻柔的黑色长发,看着翔安静地睡觉的可爱模样,心底有一种满足、甜蜜的感觉涌了出来。 赤槐花放肆地凋零,血色的花瓣缓缓落下。落在了千夜和翔的身上。 这一切,都那么地美好。就如同翔幻想过的赤槐花编织的梦境一样美好。 美好到能让人沉沦。 美好到能让人忘记了呼吸。 美好到能让人忘记了心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