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醉心俏娘子

更新时间:2020-09-14 22:49:13

醉心俏娘子 已完结

醉心俏娘子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迎雪贺春 分类:穿越 主角:赵亭轩林绣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醉心俏娘子》的小说,是作者迎雪贺春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阳光洒在一尘不染的街上,也洒在一张粉红色的小床上,把一张精致的小脸晒的通红。“铃~~”,一阵闹铃响过,那张精致的小脸才不厌烦的睁开了双眼。
  “讨厌,这才几点。”林绣月迷迷糊糊的拿过手机,仔细一看。“不是吧!都七点钟了!”林绣月急急忙忙的爬了起来,匆忙的洗漱,紧赶慢赶的下了楼。
  “妈!你怎么不叫我啊!我这都要来不及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绣月不愿意相信这些是真的。“也许不是我比她差,只不过只不过我不善表达,也许我早早的就应该对他说了,如果我早早的对他表明我的心思,就不会这样了。”林绣月很是懊恼,越是想这些,她的眼泪就越是在眼眶里打转。“不对!还不晚!”林绣月仿佛想明白了什么,下定了决心,今天就要和赵亭轩表明自己的心意,她不相信这么长时间的感情会让赵亭轩无动于衷。想通了这些林绣月心情也仿佛好了一些,她决定今天放学就把赵亭轩邀请到家里一起庆生!“铃~~”今天放学铃声的等待比以往的都要漫长,林绣月起身收拾好东西,赶忙就下了楼。今天赵亭轩值日,她要早早的到门口等他,跟他说清楚这么长时间自己的想法。心里暗暗期待着赵亭轩知道自己喜欢他这么久时那惊异的表情。不过就在她在大门口等了不到五分钟的时候,却发现学校大门对面的小胡同里站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生,苏小锦!她在那里干嘛?怎么不回家?林绣月心里充满了好奇。伸着脖子看过去,却看到了她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幕。苏小锦身边有一辆名牌轿车,而轿车上面走下了一位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左右的年轻人,那年轻人笑意盎然的一把搂过苏小锦,在她的额头蜻蜓点水似的一吻,而苏小锦非但没有拒绝,反而半推半就的钻进了那青年人的车。“这是”林绣月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学校里的冰山美人竟然一定要告诉赵亭轩!这样的人不值得他喜欢!林绣月恨恨的想到。过了好久,赵亭轩终于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一看到林绣月就赶忙招手。林绣月想着要赶快告诉赵亭轩刚才她所看到的一切,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绣月!我的自行车你帮我骑到你家去吧,我今晚要晚点回家,你顺便打个电话告诉我爸妈,就说我在你家吃晚饭了!我有点事!”赵亭轩说完,也没等林绣月回应就要往外跑。“等等!亭轩!”林绣月急忙叫住赵亭轩,看着赵亭轩露出疑惑的表情,林绣月说道:“亭轩,刚才我看到苏小锦上了一个青年人的车,两人好像是情侣,那人好像挺有钱的。”赵亭轩刚才还满脸的疑惑,一听林绣月这么说,竟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你说什么呢!别人的事你不要瞎说,以前没觉得你是这么八卦的人,真是看错你了!”说完,就往外跑去。林绣月一听赵亭轩竟然不相信自己更是生气:“你!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么!”控制不住自己的林绣月大吼出声。“管他什么日子!林绣月,如果以后再让我听见你说苏小锦的坏话,咱们就绝交!”赵亭轩回头怒吼道,接着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他不记得了,他脑子里只有那个苏小锦,为什么和他一起长大的我的话都不愿意相信,为什么林绣月不断的问,仿佛问赵亭轩,也仿佛在问自己。她拿出午休时捡到的那个挂坠,又看了看边上赵亭轩的自行车,心里一阵苦涩。林绣月慢慢的骑着赵亭轩的自行车,心里却不断的回响刚才赵亭轩对她的怒吼。长了这么大,赵亭轩从来没有吼过自己,就为了苏小锦。上天仿佛也在嘲笑林绣月,刚才还微微阴沉的它这会就哗啦啦的下起了大雨。大雨之中的林绣月心中满是委屈,一个转弯没有注意狠狠地摔在了马路上。“为什么!为什么!她有哪里好,为什么他没有注意过我?为什么连我的生日他都会忘记!为什么!连你也欺负我!”林绣月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或许是伤心的泪水混和了冰凉的雨水吧。她坐在地上狠狠地踢着身边的自行车。然而就在这时,一辆闪着前灯的大货车呼啸的冲了过来,林绣月来不及爬起,坐在地上看着就在咫尺的货车,那一刻不知道她心里想着什么桃御日报15日电,14日下午18时24分在桃御街发生一起车祸,造成一人死亡,身份证实为桃御一中学生,原因尚且不明。然而,林绣月的故事,真的就这么结束了么?“怎么这么黑?一丝光都没有,难道?偶,对了我死了现在的我应该是在阴间了吧?不过怎么这么憋得慌?好像要窒息了,好呛,这是哪里?我要出去!”林绣月慢慢转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四周黑漆漆的,这让她十分害怕。林绣月在身上摸了一个遍才找到了那个赵亭轩送个苏小锦结果被她捡了起来的水晶挂坠。林绣月惊惧之中拼命的用手中的挂坠,砸向空间边上坚硬的部分。伴着“咔嚓~”一声脆响,林绣月连滚带爬的逃了出来。不过周围一股浓郁的酒味瞬间充斥了她的鼻腔。“这是,酒?太呛了,好晕”林绣月一直在家里都是一个乖乖女的形象,怎么可能会喝过酒呢?这应该是她第一次接触这么浓郁的酒味。这让林绣月很是不适应,竟然被空气之中的酒味给醉倒了。对林绣月来说,“今天”所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心爱之人对另一个女孩告白忘记了自己的生日,而自己悲痛之中又除了车祸,林绣月也来不及想为什么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借着醉意狠狠地睡了过去。“少爷,酒坊里酒味太呛了,您就别进去了,我进去检查一下就好了啊。”“不用了,福伯你在这等着就好了,好酒都是香的怎么会呛人呢,我进去好好的看一看,毕竟这一窖的好酒决定了这一季我们酒家的客座啊。”“那是那是,少爷,你慢一点,我再门口等你好了。”这是一个如清泉一般清秀的少年,在酒坊的门口和一位慈祥的老伯说完话,就走了进来。他身着白色的长衫,头上还扎了一个青色的书生鬓。少年仿佛很喜欢酒坊里的味道,进来之后丝毫不在意周边浓郁的酒味,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露出了很享受的表情。少年逐一检查着酒窖里的一坛坛美酒,要知道,今年的生意好不好全看着一坛坛泥封的美酒了。正在少年走到酒窖深处准备看一看酒家留下来的数十年的好酒的时候,却发现他面前的地上和以往有点不一样多了一堆酒缸的碎片,还有还有一个姑娘。“额头痛死了。”林绣月在她的印象中短短的一天之内她应该就算是昏过去了两次,真是够倒霉的。林绣月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让人搞不懂,按理来说自己应该是死了啊。怎么会,在在这里?林绣月这才有空好好的打量一下四周,这是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红木的家具摆放的十分简单,要说这纯红木的家具可是贵的很,应该是非常奢华的装潢才对啊,可是她所处的这间屋子来说,只有一个简单的红木桌子两把红木椅子。外加一张红木小床。床,床上的自然就是林绣月自己,可是林绣月突然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她没穿衣服!这是怎么回事?地狱了还有色狼么?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真是倒霉死了!妈妈~我要回家。林绣月想到这委屈就不打一处来,眼泪徘徊在眼眶里打转,眼看着就要落下来了。就在这一个时候小房间的红木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少年。“这位姑娘,你”还没等白衣少年说完,林绣月带着羞涩和委屈一个巴掌挥了过去。“啪~”这一声自然是清脆响亮。“流氓!”林绣月想到自己明明死掉了还要受这种委屈,心里更难受了,大吼出声。佟少恭真是被这一巴掌打了个正着,看着眼前蛮横的少女,佟少恭心里也有些不平衡。这叫什么事,近些年来还真没有人这么对过他,他身为这等身份怎么可能有人给他一个巴掌呢?再说,佟少恭虽然不喜热闹,但是眼前这个少女倒在自家酒窖叫他怎么能不出手帮忙,把这么一个大活人救了回来,暂且不说她是不是歹人。先看她这一身打扮,就让佟少恭心里直犯嘀咕,第一眼看见少女的时候少女已经被酒气醉倒,身上穿的衣服简直让佟少恭不忍直视。下身穿的与小姐们穿的长裙有些相像,但长度却无法相提并论,堪堪盖住膝盖部分。这么短的裙子传出来露出半条腿,谁家的当家会让自家女儿穿成这样出门?再看她身上穿的,面料扣字均和本地人不尽相同,怕这女孩不是中原人吧。佟少恭好心好意的吧她就回来,谁承想这少女打碎了自己一坛好酒不说,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了自己一巴掌,还说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词,好像是“牛忙”?想到这里,佟少恭也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就走出了小屋。林绣月抽完了佟少恭这一巴掌后也冷静了下来,想起刚才进屋的那个少年,好像还不是坏人,他好像要问的是我怎么样了吧。我确实有点冲动哈。不过他穿的好像是古装?难不在拍戏?不过,如果是在拍戏我又是怎么过来的?我不是被车撞了么?车祸古装红木。想了一会过后,林绣月一头倒在床上,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结合之前所发生过的一切,她得出了两个结论。一,自己没死。二,她穿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