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爱成殇:煞妃苦心

更新时间:2020-09-11 22:06:20

爱成殇:煞妃苦心 已完结

爱成殇:煞妃苦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若存 分类:穿越 主角:池伊清尹航 人气:

主角叫池伊清尹航的小说是《爱成殇:煞妃苦心》,它的作者是若存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她由现代心理医生沦为太子的身下玩物。 权谋倾轧,她在众位皇子之间苦心周旋,步步为营。 宫廷内外,爱恨权谋交织成为无可避免的腥风血雨。 风云诡谲,孰是孰非,谁真谁假? 只叹恨入骨,爱成殇。当所有真相被揭开,究竟是缘还是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经过昨晚情深意动的那一幕之后,显然在池伊清和宸乾两人之间有了不大不小的一个鸿沟,池伊清见到宸乾时候,表情总是怪怪的,而宸乾也总是不苟言笑的看着池伊清,认真的听着她的每一句话,而不是跟从前一样的插科打诨。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吧,你回去之后再好好记忆一下这个面部表情的对应,然后明天我们就开始查一下你学习的效果了。”池伊清早就找好了给宸乾练习的人。

这几天,那日伺候池伊清沐浴的那个小侍女,池伊清也摸清了她的底细,名字叫做河程的这个小侍女别看表面上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但是背地里倒是干了不少投机倒把的事情,池伊清虽然不是什么记仇的人,但是显然这个河程是个小心眼的人。

不过是那日池伊清没有给她好脸色,这几日伺候池伊清她就一点都不尽心尽力,就连池伊清要喝热水也要自己动手,倒不是池伊清懒惰的连水都不想自己烧,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

“得罪我,恐怕还嫩了一点吧。”池伊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为了讨好池伊清教会自己这微表情,宸乾这几日送给池伊清的首饰珠宝可是不少,池伊清不喜欢这些东西,只是留了一些在暗处,准备逃出去的时候当做路上的盘缠。

虽然池伊清对这些都不看在眼里,但是她并不代表对这些东西的数量没有自己的把握,河程看着池伊清好像是个好欺负的,手下偷了池伊清的东西可是不少,变卖了之后,应该也是得到了价值不菲的一笔钱财。

“要是她能好好伺候我,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可是既然不在我身上用心,我又何必护着她。”池伊清嘟囔了一声,准备齐了明天给宸乾的那个考试。

“你们几个都抬起头来。”第二天,宸乾到了池伊清的卧房,池伊清早早就起了,正在给几个奴婢们训话。

“这几日,你们的主子,也就是太子殿下,对我是不错的,赏赐了我很多首饰珠宝,你们也看在眼里了,我对那些东西向来都是不上身的,但是这也不代表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池伊清的表情严肃,好像真的生气了一般,“我今日查了查首饰盒,少了不少东西,你们谁拿的,赶紧给我叫出来!”

池伊清的用意很明显,这几个侍女都是平日里伺候她起居的,但是她早就知道那个动手脚的人是河程,她没有点破,想让宸乾通过微表情来判断。

“没有听到池姑娘问话吗?”宸乾轻咳一声说道,“你们现在招出来,本宫就姑且饶了你们一命。”

“这个……这个……”几个侍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一个叫小翠的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道,“太子殿下,池姑娘,请明鉴啊,奴婢绝对没有拿姑娘的东西,奴婢愿意以性命担保!”

一听到有这个人在表忠心,其他的人也不甘示弱,纷纷跪在地上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偷东西。

“太子殿下,您怎么看?”池伊清并不发表意见,只是转向了宸乾,问宸乾应当怎么处理。

打量着地上跪成一排的侍女们,宸乾皱起了眉头,他并不了解这些婢女的品行,因此也无法通过直觉先做出一个简单的判断,看着池伊清得意洋洋的脸,他就知道这一定是池伊清给自己设置的一个颇有难度的考题,于是微微一笑说道,“你们每个人跟我说说,这几天你们都在做些什么,负责的池姑娘的什么日常事务,本宫自有判断。”

宸乾的话音刚落,刚才那个叫小翠的侍女就抢着说道:“太子殿下明鉴,奴婢一直都是负责庭院的洒扫,这几日不曾进入内室。”

小敏也不甘落后,“奴婢是负责卧室床铺的整理和卫生,并没有动过首饰盒子。”

水情也是抢着说道,“奴婢倒是擦拭了卧室里面的桌子和家具,但是对天发誓,并没哟碰过池姑娘的任何财物,”说到这里,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又想了想说道,“奴婢从十岁的时候就在地宫当中伺候了,地宫的规矩是懂得的,殿下给我们好的待遇,我们忠诚于殿下,绝对不敢有二心啊!”

这时候,一个不起眼的丫鬟开了口,这个丫鬟平日里池伊清倒是没怎么注意,应当是干粗活的,她缓缓开口,“池姑娘,太子殿下,奴婢招了吧,那些首饰,是奴婢拿的。”

池伊清还是面无表情,只是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池姑娘,奴婢贱名方若。”说完之后,这个侍女又是一脸冷清的表情,仿佛要收到惩罚也与她无关一样。

宸乾的表情阴晴不定的,但是池伊清倒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个方若要为了河程定罪呢,但是今天的目的是为了测试宸乾,所以池伊清兵不动声色,只是继续问道:“河程,跟太子殿下说说,你负责的是什么。”

一听到有人竟然愿意替自己顶罪,河程自然是高兴的要命,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慢慢的说道:“池姑娘知道的,奴婢负责的,是池姑娘的贴身起居。”

“怎么样?有判断了吗?”池伊清转向宸乾,“还有一个主动认罪的,我看今日的考试,就到这里结束吧。”

“不。”宸乾沉声说道,“不是方若干的,本宫已经有了判断。”

方若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只是深深的磕了一个头说道,“太子殿下错爱,方若承受不起,可是方若做了错事,还请求太子殿下惩罚。”

“如何。”池伊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方若要为河程顶罪,毕竟河程平日里也没有见到跟方若关系多么密切,但是池伊清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继续问宸乾的意思。

“要是我估计的没错的话,应该是河程做的,不知道对不对。”宸乾看着池伊清的侧脸,缓缓的清晰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怎么,还不认罪!”池伊清看见宸乾已经判断正确,也就不再卖关子,盯着河程斥责道,“难道还等着我把你的事情抖落出来不成?”

河程早已经吓的浑身发抖,但是还是因为方若刚才的顶罪而嘴硬,“池姑娘……奴婢没有……”

“没有?”池伊清怒极反笑,“如何,难道真的要我把所有的证据都拿出来吗?你那日偷偷摸摸换来的银票,恐怕还在你的枕头套子里塞着吧!”

“啊!”河程听到池伊清的这句话,脸色煞白,一下子瘫软到地上,再看方若,只是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太子殿下英明,只是,不知道河程犯了错误应当如何惩罚,这件事情,就不在我的处理范围之内了。”池伊清淡淡的说道,看也不看地上抱着自己的大腿不住求饶的河程,这个女人现在知道自己能救她了,当日轻贱自己的时候就应当想到后果的。

“来人。”宸乾看也不看地上正在哭着求饶的河程,“杀无赦。”

听了宸乾轻飘飘的说出来的“杀无赦”三个字,就连原本生气的池伊清也不由得长大了嘴巴,她的本意就是让河程受到应有的惩罚,只是不知道宸乾竟然这样心狠手辣,一条人命就这样了结了?

“太子……”池伊清也想开口求情,但是被宸乾一句话冷飘飘的堵了回去。

“刚才你也说过了,这件事情就不是你的处理范围了。”宸乾转向池伊清,“本宫怎么处置奴才,是本宫的事情。”

池伊清抑制住浑身发抖的冲动,眼睁睁的看着河程被拖了出去,半晌叹了口气,也罢,这样的人命不是她亲手结束的,不管她的事情,她的良心还是能说得过去的。

看了看地上跪着的人已经都被吓的不轻,池伊清也没有心情对宸乾的考试结果进行什么总结,挥了挥手说道:“都下去吧。”

“等等。”就在所有的人都出门的时候,池伊清出声唤道,“方若留下。”

那个叫方若的侍女停下了脚步,宸乾也知道池伊清有自己的打算,没有跟她说话就离开了,池伊清看着方若问道:“为什么救她。”

“你可知道河程为什么换钱?”方若也不回答池伊清的问题,只是冷冷的问道。

“我不知。”池伊清干脆利落的回答。

方若转身看向池伊清的眼睛,半丝恐惧敬畏都没有,只是平静的说道,“河程的母亲得了重病,我们的薪金虽然丰厚,但是也不够她妈妈的药费,要是河程有别的办法,她也不会走这条路。”

“可是我……”池伊清听了方若的话,有点后悔,“我并不是要只他于死地,只是……”

“不必解释,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这些做奴婢的自然只有承受的份。”方若不卑不亢的说道,“只是,为什么你还阻止我替她顶罪。”

“对不起。”池伊清不知所措的说道,“只是你也不能白白送死,谁做了错事,就应当承受后果不是吗,我知道这后果对河程来说是有点不公平的,可是……”

“池姑娘说什么自然都是对的。”方若打断了池伊清的话,“奴婢明白,若是姑娘没有别的事情,方若就去做事了。”

“不,你不必去做那些粗活了。”池伊清打定了主意,“今天起,你伺候我的贴身起居,我知道河程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会尽量补偿她的家人的,但是也希望你不要恨我。”

“好。”方若淡淡的说道,“那奴婢去收拾一下东西。”

池伊清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地宫当中,真是有着无数说不清讲不明白的爱恨情仇,自己了解的,还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那些娼妓们的身上,还不知道有什么无奈的故事。

那日裂开的墙壁,墙后面的那些女孩,几乎一生就从此葬送在了这个地方,而她们来到这个地方的初衷,是不是被人强行掳来的,还是抱着美好的幻想走进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宫呢?

宸乾啊,不知道她们这些女孩遇到你,是不是幸运,还是不幸……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