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权谋,王妃拒不二嫁

更新时间:2022-11-20 07:22:36

权谋,王妃拒不二嫁 已完结

权谋,王妃拒不二嫁

来源:时阅 作者:地府十三鬼 分类:穿越 主角:王爷李妈妈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地府十三鬼原创的穿越小说《权谋,王妃拒不二嫁》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王爷李妈妈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曾为救他,三尺寒冰上跪足三天三夜。 他曾为救她,大雨倾盆中独闯血洗法场。 人人都说,他们是天下最恩爱的一对,其实不然。 ********** 一朝穿越,她落身青楼,成为他人的榻上之欢。 一场交易,她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富甲天下。 他是人人敬而远之的鬼面王爷,身带残疾,却连当今皇上都畏他三分。 他曾说:白鹭,他日本王定十里红妆,娶你为妻! 转瞬,她一身大红喜袍,“君时戈,十里红妆相送,只求永不相见!” 后来,他踏着金戈铁马而来,霸道独断:“白鹭,不论生死,你只能是我君时戈的女人。” 她凄凉浅然淡笑,轻言,“君时戈,我们回不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庆幸的是,此时店内并无其他客人。

  若不然,想必掌柜定会跟她急的吧?

  “掌柜的,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单纯的给你提一下意见。你若不高兴,我不提便是。我还会再来的,告辞!”

  看着离开的白露,掌柜蹙了蹙眉头,叹了一口气。

  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差,他又怎会没有察觉?

  可这衣服样式,他也实在没办法。

  离开绸缎庄,白露朝着揽月轩的路,赶着回去。

  刚走至转角处,一辆马车飞驰而来。

  若不是躲得及时,她可能会直接被马踢飞的吧?

  “什么鬼?赶着投胎……”

  刚出口欲骂,在看清赶马车之人时,白露一瞬闪躲至一个树桩后。

  但当她看清马车驱使而去的方向时,心下大叫不好。

  连忙朝着揽月轩的方向,飞奔而去。

  刚从狗洞钻进去,头顶便是传来了声音。

  “姑娘,您可算回来了,奴婢还以为,以为……”

  “别磨蹭,赶紧的,回房间!”

  从地上爬起,白露顾不得其他,拉着茗香的手,跑向自己所住的屋子。

  三下五除二脱掉身上的男装,让茗香藏起来,自己则笨手笨脚的开始穿起这让她觉得复杂的古装衣服来。

  “姑娘,您怎么了?”

  茗香不解,问道。

  “王爷来了,你快帮我,这衣服我不会穿。”

  “啊……?”

  话一落,茗香也是跟着紧张了起来。

  慌忙上前,替白露穿好衣服,嘴里却在念叨着。

  “姑娘,这可怎么办?王爷不会发现姑娘您离开揽月轩了吧?”

  “应该不可能,你别紧张,镇定一点,帮我沏杯茶,再拿一本书来。如若待会王爷真问起,你就回答说,我一直在屋子里看书,知道吗?”

  茗香身子颤抖着,点了点头。

  若真是被发现问及,她恐怕,是会招架不住的吧?

  而此时,马车停在揽月轩门外。

  夜白翻身下马,从马车内拿下了木质轮椅放在一旁,撩开帘子,伸手去扶要下马车的王爷君时戈。

  可他好似并不喜欢被搀扶,猛的一拍马车木幌,整个人犹如羽毛一般轻盈,稳当准确的坐在了木质轮椅上。

  “主子,刚刚属下好像,看见白姑娘了。”

  闻言。

  君时戈眉头微蹙,冷声问道。

  “在哪?”

  “揽月轩后门闹市转角处,那人和白姑娘很像,只是身着男装。”

  夜白推着君时戈进入揽月轩,脸上的神色很是淡漠。

  “传她到书房,查问茗香,她是否有出去过。”

  “是。”

  屋子里,白露手里拿着书简,即便是装模作样都有些不敬业,视线落在的,是房门处。

  一旁的茗香,紧张捏着手,放松不开。

  “咚,咚,咚……”

  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紧接着,传来的是夜白冷漠不变的话语。

  “白姑娘,王爷宣你去书房。”

  起身,白露走至房门处,打开,浅笑以对。

  “原来是夜侍卫,王爷来了吗?”

  “白姑娘,王爷在书房等你。”

  夜白的少言寡语,以及他的冷面,是白露最不喜欢的。

  就好比,人人都欠他钱似的,除了冷漠,没有其他任何表情。

  “知道了。”不满回答,白露转身,看着茗香。

  继而,说道。

  “快到晚膳时辰了,茗香,你去准备晚膳吧,弄些王爷爱吃的,别惹得王爷不高兴。”

  说罢,从夜白身边越过,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刚刚的话,她是想提醒茗香,可却不知,茗香是否懂起了她的意思。

  来至书房前,沉气敲了敲门,站立等待容许的命令。

  “进来。”

  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白露才壮了壮胆子,推开房门。

  “王爷,您找我?”

  白露恭敬弯了弯身,却不知这样的行礼算不算对。

  猛然间,君时戈突然抬眸,传来冷冷寒意。

  捻手沾了沾一旁研磨中的墨汁,伸手捻指一弹,犹如黑色水滴,飞了出去。

  “啊……”

  同时,白露双腿像是被什么打中,疼得她大叫了一声,跪在了地上。

  低头,看着在自己大腿处晕染开的墨迹,白露咬牙,欲是蹭身站起。

  却不料,在这时,冷如冰霜的声音吓得她身子一颤。

  “跪着!”

  “……”

  抬头,怒视着案桌前的男人,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估计案桌后的男人,已经归西了吧。

  “王爷,我又没做错事,凭什么要跪着?”

  白露心里甚是不服,咬唇问道。

  可君时戈好似没听见,专注看着手里书简,连一眼,都未瞧过她。

  “你的身份,就是你犯的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