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一品毒医:庶妃好谋略

更新时间:2022-09-23 05:39:37

一品毒医:庶妃好谋略 连载中

一品毒医:庶妃好谋略

来源:微小宝 作者:明月憔悴 分类:穿越 主角:莫子玉王爷 人气:

主角叫莫子玉王爷的小说是《一品毒医:庶妃好谋略》,它的作者是明月憔悴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亲眼看着儿子被丈夫剜心取血,只为给他的心上人为药引 自己被亲如姐妹的侍女挖眼割舌,强灌毒酒,魂丧九泉 再次睁眼,她是祁王府的七夫人,贱婢出身,王爷厌弃,下人欺负 她发誓要抓住祁王的心,以此为利剑,刺向那对狗男女,让他们血债血偿! 内斗王妃侧妾,外撩世子神医,不小心搅乱一池春水…… 左手医术为苍生,右手毒术踩小人 帝都风云变幻,天下纷争四起 身世之谜一一揭开,且看这漫漫逆袭女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午的阳光变得慵懒起来,秋水苑的众人也暂时休息下,这院子里面总算是清静了下来。   “刘嬷嬷,身子怎么样了?”鲍二媳妇儿端着一碗鸡汤入内,“刚出锅的,给你补补身子!”   “也就你还惦记着我,不像那些没良心的,以前没少了我的好处,这一出事儿全部都没影儿了!”刘嬷嬷哼哼唧唧的爬起来,端起鸡汤喝了起来。   “我以前在二夫人院子里面的时候,没少得到你的关照,哪里敢忘记?”鲍二媳妇儿讨好似的笑了笑,“你对二夫人忠心耿耿,二夫人也离不开你,叫你来着秋水苑,想必有其他的目的吧?”   鲍二媳妇儿以前在杨氏那里当过差,因为手脚不干净被发配了出来,到了那儿都是个不安分,若不是她男人在王府有些吃得开,早就被赶出去了,眼下虽然被塞到了秋水苑,心里面心心切切的还是想要回到杨氏那里去。   “你也是个通透人!”刘嬷嬷冷冷的笑了笑,“姜柳那小贱人打了二夫人的脸面,二夫人咽的下这口气?只要你能够帮她出了这口气,还愁不能够回去?”   鲍二媳妇儿眸子一转:“那到时候刘嬷嬷在二夫人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啊!”   “我皮糙肉厚挨顿板子不算什么,丢了老脸也不打紧,那小贱人千不该万不该,害了我儿子,我岂能够眼睁睁看她逍遥快活?”刘嬷嬷眼神怨毒的切齿道,“那小贱人在王府里面没什么根基,在王爷面前没什么宠爱,只要咱们两个联手,她休想有好日子过!”   午睡之后,莫子玉起身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带着绿俏红绡去彤芷院给王妃请安。王妃因为身子不爽利的缘故,这晨昏请安的事情,就免了去。   还是秋桐守在门口,说王妃正在休息,不便见客,虽然还是不让莫子玉入内,但是语气比起上回子要和善的多。   “王妃怎么还是不愿意见姑娘啊?”绿俏疑惑的嘀咕道,上回子姑娘帮王妃解围,王妃应当与姑娘亲近一些才是,怎么还是如此的疏离?   “那是因为王妃是个聪明人。”莫子玉微微一笑,并不在意,摇着扇子从容离去。   秋桐见这七夫人这一次竟然这么好打发,心中还纳闷儿呢,快步回了屋子,跟王妃禀报:“人走了。奴婢瞧着这七夫人似开窍了一般,不像是个没用的,她既然有心亲近,王妃可留着,说不定将来还能够有个用处呢!”   “这丫头不是省油的灯,细细瞧来眉眼与那人有些相似,若是在聪明些,得王爷宠爱是迟早的事情。这个时候我若是与她走得太近,二夫人与三夫人还以为我要用她来分宠呢,我与她们不想争久矣,何必让她们记恨上。如今二夫人在王府内一枝独秀,自然有人要去拉拢那丫头,咱们只管隔岸观火就是了!”   秋桐叹了口气:“王爷让王妃与二夫人一起禁王府的赌博之风,如今二夫人那里风风火火的,王妃却迟迟不动手,这不是让她抢占先机,这权柄放出去之后,日后可就难收回来了!说句大不敬的话,日后王妃只是名义上的王妃,这祁王府的女主子可就是二夫人了!”   王妃轻轻的揉着太阳穴,面上露出一抹忧色,“咱们王爷想要架空我,这个时候我只能够顺着他的意思,做个与世无争的人,谁让我的父兄没人家的争气呢!二夫人想要出风头,且让她出就是,她风头越盛,三夫人就越是着急!”   莫子玉并未直接回秋水苑,而是在王府内溜达起来,她虽然对祁王府有些印象,到底不是很熟悉,须得尽快对这里熟悉起来。   这一走就是一个时辰,绿俏两只腿发软,抱怨道:“姑娘这是到底是要去什么地方?”   “随便走走罢了,多活动一下,也可以通经活络,强身健体嘛!”莫子玉轻笑道,“你既然累了,我们休息一下就是了。”   前方有潺潺的水声,循声而去,曲径通幽处,是一条小溪。   莫子玉见四下无人,便去了鞋袜,戏起水来。   她前世是名门嫡女,父兄都是不拘小节之人,又跟着师父尝百草云游四方,所以有些规矩并不放在心上,多了几分随性洒脱。   绿俏与红绡也累了,寻了阴凉处休息,打着盹儿。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羽箭突然从莫子玉的耳畔划过,直直得钉入了身后的树干上。   她吓了一跳,急忙起身,听得有脚步声传来,急忙穿上鞋袜。   刚穿上一只袜子,一道白色的身影就闪了过来,他瞧着莫子玉的身影有些失神,瞧着她手忙脚乱的模样更是暗暗失笑,又见她一只脚露在外面,急忙转过身子,说道:“你别着急,我不看!”   绿俏与红绡急忙服侍莫子玉穿上了鞋袜,整理了好了衣衫。   这时候莫子玉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沉着脸问道:“你是何人?这里是祁王府内院,不许男人入内的,你私自闯入该当何罪!”   “我也不知道这里有人啊,是我唐突了!”来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袭白衣,面如冠玉,又带着几分侠气与少年意气,头上微微冒着几颗晶莹的汗珠,十分抱歉的说道,“对不住了。”   他说着就朝着莫子玉走了过去,莫子玉一愣,面上淡然的神色保持不住,厉声喝道:“站住,放肆!”   少年笑了笑,伸手将莫子玉背后树干之上的羽箭拔了出来,神色温柔的说道:“这东西不长眼,方才吓到你了吧?”   “你不仅私闯内院,还携带兵器,莫非是刺客?”莫子玉皱着眉头,“光天化日,好大的胆子!”   “我若是刺客,你现在跟你的两个婢女早就一命呜呼了!”少年展颜一笑,“你是什么人啊,王府的几位夫人我都见过,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芈梓哥哥!”一道稚嫩的童声传来。   “我在这里呢!”少年回应道,“过来吧。”   芈梓?   莫子玉沉眸想了一下,这不是南楚质子么?   当年北夏与南楚开战,南楚求和,送了一位皇子来北夏帝都,那时候是兄长护送他入京,自己还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细想来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当年的弱质少年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位翩翩公子了。   刘昶清手上拿着一张银弓,小跑着过来,气喘吁吁的问道:“芈梓哥哥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害我好找!”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你射的箭差点伤了人可知?”芈梓笑着说道,言语间有些责备的意思。   “是七夫人啊!”刘昶清抱拳行礼,“方才差点伤了恩人,真是罪该万死!”   “我没事,你也不必自责。”莫子玉扇着扇子说道,“你们在练习射箭?”   “这个帝都没有谁射得箭比芈梓哥哥更准了,父王让我同他多学学。”刘昶清得意的说道,“这几日我的箭术大有长进,父王夸了我呢!”   “七夫人?”芈梓将莫子玉多瞧了几眼,“我怎么知道祁王府还有一位七夫人?”   “未曾上玉蝶,担不起这一声夫人,叫芈公子见笑了。”莫子玉垂眸说道,“既然世子与芈公子正在怜惜箭术,我也不便打扰,先告辞了。”   话落,莫子玉带着绿俏与红绡快步离去。   “哎,看什么看,那可是我父王的女人!”刘昶清见芈梓的目光在莫子玉的背影上流连,颇为不悦的说道。   “你的小脑袋瓜子里面想些什么呢!”芈梓笑道,“我只是觉得她……有些像我的一个故人罢了!”   “那人是谁?”刘昶清歪着脑袋问道。   “已经香消玉殒了。”芈梓嘴角泛起一抹苦笑,神色有些凄楚,“她未必还会记得我这么个人呢!”   回想起方才的事情,莫子玉还觉得心惊肉跳的,方才的事情若是叫旁人看了去,真是有口难辩了。   看来自己还真是不可懈怠,这里不是将军府,乃是祁王府,自己不是嫡出的大小姐,而是不受宠的小妾,行事一步不可出错,若是被人拿住把柄,再难翻身。   刚绕过了一条小道,一道人影从阴影处走了出来,莫子玉吓得尖叫了一声,急忙后退了几步,定睛一瞧,这人竟然是刘旭。   刘旭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显得越发的矜贵俊秀,狭长的眸子微微眯着,叫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妾身见过王爷。”莫子玉急忙福身行礼,“方才妾身失态了,叫王爷见笑了。”   “你失态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刘旭淡淡的说道,“方才羽箭擦肩而过本王都见你面不改色的,怎么经不得本王一吓了?”   方才的事情他都看到了?   莫子玉心头一惊,急忙跪下请罪:“妾身实在是有失体统,请王爷恕罪。”   “不过是天性流露罢了,何罪之有,起来吧。”刘旭浅浅一笑,目光柔和了许多,望着莫子玉,伸手扶着莫子玉的手臂,“你在民间长大,天性没有那么多规矩拘束着,这规矩一多了,就如同木偶一般,把自己装在一个套子里面,人人都一个模样,哪里来得趣味?”   刘旭的手很凉,还有着一丝薄薄的茧子,莫子玉只觉得手臂被他碰到的皮肤有些发麻,她微微抬眸,目光盈盈的望着他,惊喜又羞怯的问道:“王爷不怪罪妾身?”   刘旭收回手,板着脸说道:“本王虽然欣赏你身上带这些民间的野趣,不过体统却也要兼顾,此事可一不可二。”   “妾身记住,不会再做出有伤体统的事情,谢王爷宽宏大量。”莫子玉垂眸福身,目光看着刘旭的云底长靴,心中微微讶然,今日倒是误打误撞,给刘旭留了一个特别的印象,想来若是想要走进她的心中,必然要使出些其他的手段方可。   往日见到这丫头,这丫头莫不是搔首弄姿的勾引,今日见她进退有度的模样,叫刘旭心中多了几分新鲜,莫非是换了花样?到底还是聪明了一回,他微微顿了一下,说道:“晚上,本王来秋水苑吃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