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重生之门:傲娇帝后哪里跑

更新时间:2022-01-11 03:47:56

重生之门:傲娇帝后哪里跑 连载中

重生之门:傲娇帝后哪里跑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小懒猫猫 分类:穿越 主角:安晓苏泽 人气:

主角是安晓苏泽的小说《重生之门:傲娇帝后哪里跑》此文是小小懒猫猫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穿越的,都是差不多现代嗝屁了的。 安晓仰天长望,泪流满面,想着跟前恨不得亲手捏死她的几人,顶着不受宠的帽子,拼不了爹就只能拼脑子了。 “爷,太子妃把你的千年鲫鱼给抓去炖了” 笔墨弹飞,叶子青一张黑脸,去收拾那正悠哉吃鱼的主仆两,恨不得掀了桌子。 隔日。 “爷,太子妃把那苏良娣给打了。” 某人的脸已经不黑了。 “给太子妃送几瓶消肿的药膏去。” “嗯?爷,被打的是苏良娣啊。” “我知道。”叶子青眼一瞪,薄唇一勾,微微笑着。 小二子一边拿着药膏一边往太子妃那边去,嘴里嘀咕:“爷最近可变得真奇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是大病初愈,在安晓的强烈要求下,她成功将头上的凤钗拿掉不少,换上了碧玉簪子,并穿了一身清水素色的衣裳。

“其实说到底都是因为太子爷不喜欢我,所以那些个丫头太监什么的,就都跑去了苏良娣那边…”安晓轻叹,却让晴儿心中觉得苦涩。

花园正是繁盛时节,花团锦簇开的美丽,身着素纱衣裳行走在花中的安晓也很美。但是她却没有多少感觉,习惯性捋了捋耳边的发,跟着身边的晴儿有一句没一句搭着。

这样的搭话,让安晓知晓了一件让她极为痛心的事情。高中大学苦学的历史,竟然是一点儿用处也派不上。因为这儿,不属于任何一个她所认知的历史国家。

“晴儿啊,说起来,这偌大的太子府,应该是有藏书阁吧?”安晓折了一朵玫瑰花放在鼻尖嗅了嗅,装作无意问之。

“有啊,很大很大的。小姐想去看书吗?”晴儿细心的替安晓提起后摆的裙角,生怕地上的泥土脏了裙角。

“反正我也不受宠,倒不如多看看书打发时间,你觉着呢?”安晓被晴儿这细节感到心头一暖,说话口吻也像是与朋友商谈般亲切了起来。

晴儿咬唇,不可否认,安晓说的是实情。

“小姐想做什么,晴儿都会支持小姐的。”

安晓没有再多说什么,她去图书馆其实就是为了补这个世界历史去的。晴儿毕竟只是一个丫头,对很多方面的接触较为少,甚至于都不识得太多字。

有一步没一步的走着,一路上都没有说什么。安晓本来就不是爱闲逛之人,才走出花园,看见远处湖泊中央有个亭,便带着晴儿就去了。

“哎呦喂,真的是好累…”安晓才坐下就开始发牢骚,扭了扭脖子就开始伸出手想要捶捶小腿。

晴儿眼疾手快,立马跪在安晓腿边,伸出双手开始给安晓捶着小腿。

若说习惯,那是不可能的。安晓却没有拒绝晴儿这样的服侍,而是带着几分审量的目光在晴儿身上打量。

她初来乍到,对很多不得不防,甚至包括眼前这个忠心耿耿伺候她的晴儿。

“晴儿,你知道我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你可否将你知道的都告知与我?”安晓红唇轻启,目光深沉落在晴儿身上。

晴儿双手拿捏着非常熟练,显然不是头一次这样服侍安晓了。眼下见安晓询问,想到了自家小姐遭遇的不幸,眼泪儿又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了起来。

“小时候晴儿家里穷,父母打算将我卖进窑子时,我逃了出来,遇见了小姐,是小姐给了晴儿一条生路。那日小姐服食砒霜,晴儿恨不得替小姐承受。”晴儿说到这儿,稚嫩的小脸上已满是泪水。

晴儿看模样,似乎也只是一个不过十五六的女孩,安晓看着她跪在地上一边说一边还不住的给她捶捶,心里也有些开始不忍起来。

“我再不受宠,可那苏良娣想杀我之心,是不是也太盛了点,她就不怕我爹爹吗?”提到砒霜之事,安晓就哭笑不得。她看着湖泊被风吹起涟漪,波光粼粼很是美丽,但她想到自己是跟特别想除去她的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就怎么都舒服不起来。

晴儿突然低下头沉默了,清秀的小脸上像是笼罩了一层阴郁。

“有什么事,你别瞒着我。”安晓觉察到晴儿有事隐瞒,面色一肃,语气一冷。

“小姐,晴儿不敢!”晴儿重重磕头,好像这头不是自己的。

“头疼不疼。”安晓不忍,双手扶起晴儿,口气无奈。她动不动就是跪下,要么就滚出泪珠儿,让安晓非常不忍心。

“晴儿不疼,晴儿不疼。”晴儿抬头,脸上布满泪痕。

安晓默默叹气,用自己的衣袖给她擦拭起来,语气责备:“我在这里也就是你这个知心儿的,你对自己好一些,不然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在这没有相伴的人了。”

“小姐,老爷自从小姐出嫁之后,就郁郁寡欢,前些时候就去了。我一直不敢跟小姐说,我想昨儿小姐想不开,多半也是苏良娣过来跟小姐说了,刺激到了小姐…”

湖泊随风微波凌凌,而在湖泊远处恰种植了一些荷花,眼下虽时节未到,但那青嫩的荷叶在碧天蓝湖中也别有滋味。因此,出去在亭中休息的安晓与晴儿,还有人也正往这里来。

“太子,这些时日你都忙于政事,臣妾都怕被忘了。”苏良娣撅着小嘴,捏着前边人儿衣角,凤眸流转,嗔怪道。

叶子青走在一行人前面,冷峻的面容上没有半点喜色。苏良娣娇媚的声音,小女人的姿态,今日他一点儿兴趣也提不起来。

“听说昨日,太子妃服了大量的砒霜?”叶子青眼神略过百花,也略过身侧的人,直视着身后的苏梦娘。

苏梦娘抬头正对上那双深邃的黑眸,打了个哆嗦。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被剥光,被他看得透彻。

“怎么?”叶子青见她不语,声线一寒。莫不是人已经出事了?

苏梦娘心头一惊,匆忙答道:“妹妹不慎食用,好在,并无大碍。”

“哦。”他应道,大步向前走去。

看似无心,实则有意。叶子青这一问,已经给苏梦娘敲响了警钟。

苏梦娘眼神一狠,突然明白自己错失了一次良机,不免有些含恨。因为叶子青已经开始注意起诸葛安晓了,这也意味着接下来她若是想做点什么,都需要小心。

百花甚是美丽,但叶子青的眉头从进太子府的那刻就没有舒展开,心头更像是一团乱麻。他脚步略有加快,像是对百花无兴趣,对身后的美人儿也一时没了兴趣。

苏梦娘加快自己的脚步紧随着前面的叶子青,因跟着有一些吃力,想要伸出手拽住他的衣角,却不知是自己抓不住还是被他有意的避了过去。

“太子,臣妾累了,去臣妾那儿歇歇如何?”苏梦娘抓不住衣服,站在原地巴望着诸葛安晓撅嘴撒娇。

“你回去吧。”留下一句话,像是他团龙绣纹的衣摆,略过百花,没有任何温存。叶子青的脚步没有停下来,走向那远处的湖泊。

帝位上的那位已经对他有了戒心和疑心,而他蛰伏多年,只待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是那个时候,整个西玛国上层又将洗牌一次,血满皇宫。

微风拂拂,但夜色渐暗,掺杂了几分凉意。安晓单手撑头,顶着湖水中那些残枝中的碧绿发呆。

用一个词来形容她这些经历带给她的感觉,那就是莫名其妙。安晓撅起嘴,默默合上眼,想着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

木已成舟,她对之前的世界有所留恋,但想到现在已在这个世界,那便是活在当下,好好活下去再说。

叶子青紧抿着唇角,站立在远处,凝望着亭中之人。因她半撑着头,青丝垂落,在红唇之间摇曳,风情万种却看不清她神态。

“这个女人是谁?”叶子青皱眉,询问着身侧贴身太监小二子。

“回禀爷,正是太子妃啊。”小二子看了看那衣裳款式,认了出来回答道。就是他不明白自己爷心里头的意思,因为按照常理,他的爷不可能认不出来啊。

“哦?”叶子青声线上调,再度认真的看了看远处的那个女人。

这个女人,他不是认不出,只是不敢确定。

“小二子?”

“太子爷有何吩咐?”

“去看看母猪是不是会上树了。”

“啊?”

叶子青薄唇微勾,眼眸深邃:“连那女人都从大红大紫改成清汤白水了,估摸着母猪是上树了吧。”

“扑哧…”小二子忍不住的笑了,却又立马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眼看着叶子青,却发现叶子青没有怪罪,而是大步向前走去了。他正想要提起脚步追,嘴里喊出爷,叶子青好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似得,手一抬,他便心会意临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的爷走去了湖中亭。

“哎~”安晓轻声叹气,她换了一只手撑着脑袋,同时把那缕弄得她不舒服的头发再度给捋到耳朵后。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宠爱她的后山好像是倒了,在这里又不受宠,还有一个仗着宠爱想弄死她的人…

前途陌路,惆怅啊~

“啊啊啊,真是烦啊,那个太子是不是脑抽啊,我好歹是太子妃耶,要是就那么死了那个混蛋太子又不关心我,那我不是便宜那对奸夫淫妇了?”

情到深处人会难以控制自己感情,对于安晓来说,烦躁到深处,双手挠头,哪里管它什么发型,胡口乱骂,哪里管它形象?

晴儿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瞪大眼看了看站在安晓身后的叶子青,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